陌上鐵藜 / 隨筆 / 我的故鄉五處渡村

分享

   

我的故鄉五處渡村

2020-08-06  陌上鐵藜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五處渡村人,前幾天突然想在網上查一下家鄉在網上有些什么資料,結果發現相關的內容很少。前一段時間聽說村子被評為了山東省省級傳統村落,想寫點東西介紹一下,方便更多網友了解它。

村口的玉蘭花(攝于2018年清明節)

    五處渡村,早些時候也有人寫作“伍處渡”村。關于這個村名的來歷有很多種說法,民間傳播比較多的說法是村里有五大姓,但最初是否真的是因為這個原因,已經無從考究。我于上世紀80年代末出生于村子里的一戶普通農家。記事的時候村子里還很破,街道上一下雨就特別容易積水。小時候因為小,平時只在家周圍活動,有一次到大街上看到一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小男孩,穿著明顯過長的褲子在雨后的大街上走,褲腳上沾滿了泥土。我看著他,他也怯生生的回頭看了我一眼。上小學后,發現這個小男孩跟我同級,上初中的時候還做過一段時間的同桌。也是從第一次見到他那個時候起,我稚嫩的心里開始發現,原來世界不只有我家里周圍那一段路,路的外面還有路,除了我平時玩耍的小伙伴,外面還有很多其它小伙伴。這大概是我最早的記憶之一了。

  村中的民房,有的保留了舊時的樣子。(攝于2018年清明節)

  村中的民房和街道,此時路面已經做了硬化。(攝于2018年清明節)

    村里的住房常見的布局就是臨街一個大門,進門一個小院,條件好一些的人家,進了大門會修一個照壁。院子里面是三到四間瓦房,進門第一間叫正間,兩邊的按照方向稱為東間或西間。通常正間也作為廚房使用,左右兩邊各一個土灶,架一口大鍋。灶上通著兩邊房間土炕,做飯的同時也可以取暖。小時候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用山里的石頭建成的,墻很厚,縫也很大,墻都是泥巴混著小麥皮糊成,時間久了經常往下掉小麥皮。家里地上也都是土,坑坑洼洼,很難打掃。房頂上也沒有天花板,直接就能看見房梁。小時候夏天在外面乘涼的時候,我媽媽經常給小朋友們講鬼故事,最常聽到的情節就是有人在房梁上吊,所以后來每次看到黑洞洞的房梁就害怕。

  院子照壁前的燕窩。村民把燕子筑窩視為家庭美滿的征兆。(攝于2018年清明節)

    等到后來條件好一些了,各家各戶都會用一些舊報紙糊在墻上,炕邊的墻上還會糊上一些舊的掛歷,這樣更好看一些。后來識字了,讀墻上的報紙的內容也是兒時的樂趣之一。房頂會用裝化肥的尼龍袋子縫起來然后罩個天花板出來。為了讓尼龍天花板更加緊實,還會用吹風機吹熱風出來烤一烤。這是個很考驗技術的活兒,一不小心吹得太熱了,尼龍袋就要烤出個洞來。那個時候吹風機不常見,都得出去借,我現在還記得當時我父親烤天棚的時候,不小心烤個洞出來的時候,我媽責怪他的場景。

    上學對每個孩子來說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對很多現在的孩子也是如此。村子里的孩子上學晚,差不多6歲才開始上幼兒園。幼兒園說是分小中大班,其實劃分沒那么嚴格。我上幼兒園的時候,幼兒園的老師都很喜歡我,平時我父母要下地干活不方便帶我的時候,我父母就會讓我去老師家玩,所以那個時候去老師家看老師在家里洗衣服做家務也構成了我兒時記憶的一部分。五處渡村的小學位于村子東邊的大路旁邊,邊上就是村里平時趕集用的空地。學校挺簡陋,就是幾排瓦房,地面是用紅磚鋪的。學校最后面有一排是廁所。學校里的時候小男孩跟小女孩打鬧,小男孩一般都會讓著小女孩不敢動手,所以小男孩被小女孩追著打是常有的事情,而男廁所就成了被追打的小男孩躲避的一個好去處。有些時候,男孩跑進廁所了,女孩也不罷休,在廁所外面守著抓人,非常有意思。小學沒有圍墻,南邊是一片耕地,后來被改成了操場,用來做早操什么的。再后來,這處小學被直接廢棄了,搬去了村子北邊的一處高中舊址。

    這個高中舊址,可以說是村子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了。在很小的時候就聽說過不少關于那里的傳說,什么老和尚廟啊,蛇妖啊。這個高中原來的確是一處寺廟,后來被破壞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那一片被建了一個圍墻圍了起來,成為了一所高中——萊陽二中。據村里人說,當時二中是縣城里數一數二的高中,那里出了很多在外面事業有成的人。只可惜后來這所學校因為距離市區太遠交通不便,被廢棄了。可能是因為村里面尊師重教的傳統,雖然這所學校被廢棄了,但是附近的村民一直保持學校里的原貌,沒有輕易破壞改造其中的任何東西。過了很多年以后,這里才被拿來當成了新的小學,稱為靈湖小學。校園一進門有兩排參天的三四人抱的法國梧桐樹,被村里人當作神樹一樣對待。這里的教室環境比原來的小學要好很多,我雖然在那里只呆了不到兩年左右,但是這座校園卻承載了我小學時光里最為青澀的記憶。大家上課,做操,去大法桐樹下捉藍綠色的大甲蟲,到學校后面的古廟、舊實驗室、印刷廠“探險”,一幕幕記憶猶新。

    村子地形屬于膠東地區的丘陵地形,最肥沃的土地在村子西邊和北邊的河兩岸。北邊的河是萊陽五龍河的一條支流,名為富水河,村里俗稱北河。北河邊上種植著大片的梨園,直到現在都是。每年春天開花的時候雪白一片,非常美麗。早先的時候村里沒有自來水,很多人吃水都自己帶個桶去河里打水吃。我們家因為距離西邊的河更近些,通常都是去西河打水。河水里物產豐富,有非常好吃的河蚌和田螺,更早的時候還有很多河龜、螃蟹和河蝦,但是我記事的時候已經沒有這些了。在小學上學期間,有一批解放軍官兵來到村里駐扎在二中,官兵們幫村里把北河整個河岸重新修整,拓寬了河道,加高了河堤,從那以后北河發水就再也沒浸過村里,學校還組織學生去參與軍民聯歡演出,軍民魚水之情可見一斑。當時的河堤修得又高又厚,再后來被改造成了道路,還做了硬化,成為了村里往來外界的重要通路之一。

  北邊的富水河。圖中是連接二中和村子的石橋。(攝于2018年清明節)

  富水河堤,現在已經修成了道路,兩邊的樹也已經長很高了。(攝于2018年清明節)

  富水河邊悠閑垂釣的村民。(攝于2018年清明節)

    北河剛好位于二中和村子之間,二中正門處有一座簡陋的石橋連接南北兩岸。河水在這里自東向西流,流過二中之后不遠,便向北流去。在河水拐彎的地方,還有另一個兒時心目中神秘地點:東風嶺。

  遠處即是東風嶺,依稀可見山下的水利建筑。(攝于2018年清明節)

    這個地方之所以神秘,因為在北河岸邊經常看到那里的山腳下有一片建筑,有點像一座古老的城堡。后來長大一點敢過去玩了,才知道那里是早先村里的水利工程。靠河邊有一個巨大的水池,里面有兩根粗大的水管,通向建筑里。建筑里是一臺龐大的機器,可以把水抽到后面高山上的石頭堆砌成的像長城一樣的水渠中,用來給上面的土地供水灌溉。建筑是兩層小樓的樣子,這樣的建筑在村里很少見。建筑后面還涂了一塊白墻,旁邊畫有毛主席像,其它地方還有一些標語,具體什么內容記不清了。同樣的建筑在北河橋向東一段也有,只不過相比東風嶺這個簡陋很多,長長的管道通向高山,在孩提時代,這樣的大型工程無異于神跡。不清楚什么原因,這些水利工程很少見使用,自記事起就一直沒用過。直到后來,沿著堤壩的道路擴修,在那里附近又修建了一條跨河的大橋,把這些建筑也破壞了,只剩下一堆破敗的石頭房子。

  破敗的石頭房子,上面寫著標語。(攝于2018年清明節)

    破敗的石頭房子邊上有一個紅磚房。(攝于2018年清明節)

    破敗的石頭房子上方的水渠,水管已經被拆掉了。(攝于2018年清明節)

    破敗的石頭房子,上面寫著標語。(攝于2018年清明節)

  東風嶺上游處的另一處水利工程(中間)。兩邊是新建的旅游建筑。(攝于2018年清明節)

    村子西邊的河流自南向北流,相比較北邊的富水河,這條河更窄一些,村里俗稱小河。河上有一座古老的石拱橋,建造年代不清楚,就是非常古老的石頭拱橋,相比北河橋更加高大復雜,有兩個大的橋洞,經歷了數十年的河水沖擊依然屹立不倒,到現在都在使用,小的時候會沿橋爬下,在橋下面洗澡游泳。早先的時候,西河北河的河水都是常年有水流動不止,后來可能上游的水利工程變多,很多地方開始修建攔河閘道,導致河里經常缺水,于是村里也開始在河里修閘。最早的是北河東風嶺下游有一座,后來在西河石拱橋下方不遠處也修了一座。也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河里的生態越來越差,早已不能直飲。后來自來水通了,接的是北河的河水,近幾年河水污染嚴重,已經不能用來作自來水水源了,自來水水源便又換到了村子南邊的地下水。前幾年的水質變差、缺水等情況,也開始被人重視,最近加強了對河水河道的治理,河水變得干凈了很多,還有村民在河里種了荷花。但是以前河里的小蝦、河蟹、烏龜,卻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西小河上的石拱橋。(攝于2018年清明節)

    西小河石拱橋下方的河閘。遠處可以看見東風嶺。(攝于2018年清明節)

西小河邊,春耕歸來的悠閑的農民。(攝于2018年清明節)  

  西小河匯入富水河處,新修的石橋。(攝于2018年清明節)

  西小河匯入富水河處,嬉戲的鴨群。(攝于2018年清明節)

    近幾年,村里的面貌也發生了很多變化。北邊的梨園被臺灣來的商人包下,統一管理種植,我父親作為果園管理能手,一把年紀了還經常被請去干農活,跟梨園老板打得火熱。村里的舊路也大部分完成了硬化,以前泥水到處流的情況有了很大的改觀。2019年的時候,村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黨員出資修建了一座牌坊,就位于北河橋南端村口處。村里的建筑也都換了風貌,可以見到很多水泥磚墻了,家家戶戶里的地面也做了硬化,墻上刷成了白色,還有很多農戶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充份利用清潔能源。不過隨著轟轟烈烈的城市化,村里的年輕人是越來越少了。除了逢年過節,街上很少能發現年輕人,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祝福他們能夠在新的時代里,頤養天年。隨著村子被評為省級傳統村落,也開始有些人嘗試在附近發展旅游業。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村子會在國家鄉村振興相關扶持下,重新繁榮起來呢?我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富水河北方鐸山上有座塔,左邊是通向鄰村前淳于的石橋。(攝于2018年清明節)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