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苗網 / 待分類 / 吳一文:執著于苗族古歌研究

分享

   

吳一文:執著于苗族古歌研究

2020-09-14  三苗網

作者簡介:余島,貴州省民間文藝家協會常務副主席、秘書長。

史詩,其文化地位、內在容量、藝術形態均意重體大,是傳統文化遺產中的“巨神”。黔南民族師范學院吳一文教授在苗族古歌敘事傳統的研究領域中取得了顯著的成果,也為這一領域架設起一座國際學術交流之橋。

在吳一文的專著《苗族古歌敘事傳統研究》中,我們會為其引證的史詩文獻及民俗志田野資料之扎實豐厚而感慨。其對苗族古歌敘事傳統梳理系統而簡明,對苗族古歌學理分析精要而準確。通過閱讀,讀者會對苗族古歌學研究領域的種種困惑豁然開朗。這種系統的研究成果,不僅對于苗族古歌學術研究領域,而且對于苗族神話乃至苗族傳統文化的活態傳承的探究,都很有范式意義。吳一文執著于苗族古歌的史詩形態學、口頭傳統與程式理論、史詩創編與活態展演、史詩民族志等領域的拓展研究。在其研究中有關苗族古歌敘事語境與民俗、敘事形態與方式的時空描述和細節再現,大部分是其直接觀察和記錄的結果。

“你們家里名師多,祖公多人都善唱。你爺教會你爹爹, 你爹教你你更強。銳像客家好銅針,賽過織緞老挑簧。”這是吳一文的爺爺傳唱的一首古老的苗族古歌《歌花》。這首歌一直激勵著他在苗族古歌傳承研究的道路上探索和努力。

吳一文雖然出生在一個漢族村寨,但自幼跟隨來自苗疆腹地清水江畔的父母學苗語、苗文、苗俗。這是一個苗族古歌演述和研究世家,他的祖父、外祖母是當地著名歌手,母親和幾位叔父、舅父深諳苗族古歌、傳統醫學、木鐵制作手工藝等。其父今旦先生是最早提出“苗族古歌”漢語學名的學者之一,早在20世紀50年代初,就與馬學良先生共同開展苗族古歌翻譯整理,60多年來一直堅持不懈進行苗族古歌的研究工作。這種特殊的家庭背景,給了吳一文堅實的民族志觀察和史詩理論的基奠。

吳一文對苗族古歌的研究主要分為幾大方面:文本翻譯整理、多媒體記錄、外部研究、內部研究和一些重要基本問題的梳理等。翻譯整理既是研究的內容之一,更是研究的基礎。雖然過去苗族古歌有過幾個漢譯本,但吳一文在研究實踐和梳理其他學者的成果時深深感到,沒有苗文原文,僅憑漢語譯文的研究難以登堂入室,有時還會因譯文的不準確導致望文生義,甚至錯誤百出。基于此,他和他的父親對所搜集的古歌苗語原文,進行了苗漢對照整理翻譯。正在此時,由于貴州民族出版社的倡議,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主任馬克·本德爾博士的加入,使《苗族史詩》苗漢英文對照版的誕生成為了必然。該書漢譯以七言為體,信、達、雅是他們追求的目標,六七百條漢語、英語注釋,有助于苗、漢、英語讀者的閱讀理解。此書出版后隨即在國內外史詩學界引起積極反響。有學者在書評中指出:該書是“苗族文化史上一個標志性經典文獻,它既填補了中國苗族古代典籍多語對照譯本的空白,又為逐漸成為國際顯學的苗族古歌學搭建了一座文化交流的橋梁”。2012年11月,在史詩研究國際峰會上被學者譽為“跨國合作的經典文本”。這部80萬字的成果獲得貴州省優秀社科成果一等獎。

在當今時代,如何采用多媒體方式科學、全面、立體記錄類似苗族古歌這樣活形態口頭傳統的演述?這是一項緊迫而又有重要意義的工作,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托項目《中國史詩百部工程》子項目《苗族史詩(黔東南)》的獲準立項,為吳一文實現這一夙愿提供了便利。他和學術伙伴們冒著嚴寒酷暑六進苗鄉,對原汁原味民俗文化背景下苗族古歌的演述進行了錄音、錄像,對演述人進行苗語訪談并用多媒體記錄。這是目前唯一綜合采用該手段對苗族古歌進行科學采錄的成果。同步錄音、錄像古歌實景演述9小時,文本近4000行。尤其讓他欣喜的是,在這項田野調查中,采集到了原本以為失傳了的苗族古歌《哈勇黎》。這部約1000行的古歌,因極具悲劇性敘事,一般場合不能演述,以致學術界和民間過去都以為失傳了,這一發現為苗族古歌研究增添了新的內容。

為研究苗族古歌及其文化,20多年來,吳一文堅持每年到苗鄉做至少三四次田野調查,一個節日活動、一項簡單祭祀、一次婚嫁回門、一棟新房落成……都留下他的身影,連續15個春節,他都在苗鄉、在歌海中度過。

30歲那年出版的《苗族古歌與苗族歷史文化研究》,是吳一文研究苗族古歌的處女作,它立足苗族古歌原文、立足扎實田野調查、立足苗族文化生態。從苗族古歌所反映的苗族族源、族稱、遷徙,到社會形態、民族關系、支系關系;從哲學思想、原始宗教、婚姻家庭、人生禮俗,到農牧林業、手工業、天文歷法等無所不包。這是自20世紀80年代“苗族古歌熱”以來,第一部也是目前僅有的一部對苗族古歌的歷史文化價值進行系統、全面研究的著作。苗族學者李炳澤曾評論其為“一百年來(苗族古歌)資料收集和研究的積淀,是集大成之作”。

面對苗族古歌“外部研究”的推進,吳一文在思考,其“內部研究”和一些最基本的概念長期未為學術界所重視,尤其是在口頭傳統的文本化過程中,如何置之于苗語語境,更好地理解其深邃而具體的文化“細胞”亟須發力。

如果說敘事傳統研究是與國際史詩理論的接軌,那么中國傳統的訓詁學方法則為他的“具體研究”提供了關鍵營養——對苗族古歌篇章詞句進行“通解”的思路日益明晰。

2012年,吳一文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成果《苗族史詩通解》出版,這是他們父子“發力”的成果。該項目以古歌中苗語詞匯為線索,對其中涉及的3000多處詞句逐一注解,涵蓋古語詞解釋、人物注解、古今地名考注、動植物注解、重要風俗解釋、句子解意、段意解讀、異文對比、關系詞考證等方面。《苗族史詩通解》注釋數量之多、之全、之詳,非其他古歌版本可比,不僅對于深入研究苗族古歌文化具有重要價值,也開創了南方史詩文本化過程中注解與研究的新范式。該項目被譽為“一部苗族古代社會的大學問經典”,并問鼎中國民間文藝山花獎。

如今,苗族古歌進入學術界視野已逾百年,作為一部特定的民間文學作品亦有一個甲子,200余篇(部)的中外研究論著可謂大觀,但是,“苗族古歌是什么”或者說“什么是苗族史詩”這一最基本的問題,卻未能厘清,以致有的學者概念不清、內涵外延不明,研究對象模糊。吳一文結合古歌的演述傳統、內容形式特點,運用國際史詩研究的新成果,提出了苗族古歌的定義:“是流傳于苗語黔東方言區,以五言為基本句式、以穿插有歌花的問答式對唱 (盤歌)為主要演唱形式,以創世、敬祖、遷徙為敘事主題,內部篇章之間有著緊密邏輯聯系,具備史詩性質的苗族民間活形態押調口頭傳統。”這是目前學術界對苗族古歌較為完整、科學和全面的界定。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吳一文認為:“苗族古歌的研究是苗族民間史詩與口頭傳統研究的一把鑰匙,越是深入越感覺不知道的東西太多,需要研究的東西太多。”

今年6月,吳一文的“20世紀50年代苗語文學史料整理譯注”項目獲得國家社科基金立項,他的苗族古歌整理研究又將邁向新征程。據介紹,該項目將對其父等前輩搜集的、包括苗族古歌在內的數百萬字的苗語文學史料進行翻譯整理研究,以期為學術界和普通讀者提供更加豐富、更加可靠、更加可持續的苗族古歌及苗族民間文學與口頭傳統資料。

吳一文簡介:

吳一文,男,苗族,貴州臺江人,1970年4月生,中共黨員,1992年7月參加工作,文學碩士,高級記者。

1992年7月貴州民族學院歷史系歷史學專業畢業,1992年7月至2001年12月,先后任貴州日報社民族部、農村部助理編輯、編輯、主任記者;2005年5月至2009年4月,任貴州日報社經濟二部副主任;2005年12月晉升高級記者;2007年9月至2010年6月,在武漢大學文學院攻讀碩士研究生學位;2009年4月,任貴州日報社群工部主任;2011年1月,任黔南民族師范學院黨委委員、副院長。

出版出版《苗族史詩(苗漢英對照)》《苗族古歌與苗族歷史文化研究》《苗疆聞見錄(校注)》《苗族史詩通解》等學術專著6部,發表論文30余篇。

文章不代表三苗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字來源:中國民族文學網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