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都原創 / 待分類 / 張長興II從梅州張氏族譜看血親認祖與文化...

分享

   

張長興II從梅州張氏族譜看血親認祖與文化認祖誤區

2020-11-06  客都原創

從梅州張氏族譜看血親認祖與文化認祖誤區

張長興 

     內容提要——族譜非常重要,但因漫長歲月因種種原因未能修譜而至族譜謬誤混亂者比比皆是。文化認祖是華人的共識,但族譜的混亂是客家人的無奈。有此,理清源流即搞清血親認祖是當前,尤其是對客家祖地寧化來說,必將產生質的提升,對社會經濟民生等產生重大效益。 

國有國史,地方有方志,家族有家史。各有所用,各臻其妙而不可缺。因為其從宏觀到微觀展示了亙古至今的中華民族全貌,是研究古今中國,傳承文明,實現中國夢的不可或缺的重大工程。正因如此,此改革開放的40年來,各姓修譜方興未艾。這既是睦族,也是齊族、旺族,促進社會的和諧,是利國利民利族利己之大好事也。
中華民族有5000年文明,但說到族譜,卻是模糊性極大;到頭來還是模模糊糊的文化認祖。比如,我們華人是炎黃子孫,但我就不相信都是兩個男人能夠生出億萬中國人來。我1999年參加梅州市嘉應學院客家學研討會,有關修譜比較一致的看法是,古代對家譜并非十分重視,只是到了北宋的朱程理學興起,大家才比較重視。但宋史疲弱,四處挨打,南宋更是在死亡線上掙扎;再后是民不聊生的短命的元朝,均無可能大規模的修譜。只是到了明朝中期,國泰民安,修譜從廣而泛之。也只有從此時起的族系記錄比較可信。而明末清季,動亂還不時出現,不少族系中間較長時間沒修譜的現象還是非常普遍的。所以,只要有識之士稍加鑒別,在當今林林總總的族譜中,錯漏與謬誤乃比比皆是也。
我自1989年起研究張氏,凡30載;同時涉獵其他姓氏。我發覺,各地修譜固然成績斐然,但問題也非常突出。一是未能廣泛搜集資料,隨便抄某一說法,造成謬誤;二是態度不嚴肅,輕易撈個主編以“留名”;三是誰出錢多誰話事,窮秀才卻被邊緣化;還有的純粹為了斂財,掛羊頭賣狗肉。凡此種種,憾事頗多;乃至因先祖記錄的謬誤與分歧鬧出許多矛盾與糾紛來。興寧有一張氏新修族譜,開頭一頁寫開基祖張啟源是明朝人,兒子張熙卻是元初生,讓人笑掉大牙也!

作者(左3在興寧市羅崗開調研會

年代久遠的客家人5次(一說6次)大遷徙,民不聊生,久不修譜,造成資料缺失大。比如,客家集散地福建寧化修于乾隆7年的張氏第一譜序言就說到:“然余張氏一族,自唐虞以迄於今……而各為一宗……即以吾寧化論,自邑以上……又不知凡幾而可辨,而知者,則惟君政公一脈……凡屬子姓,雖明其出自一宗而住址散,歷年多一本萬殊,渙矣!疏矣!乾隆六年冬……俾各持譜至一堂……始議合修總譜,以篤宗族……是以萬殊究歸一本也。”這樣的亂接亂合,雖說是認祖祭祖擴大族眾勢力的合力所致,但實際上由血親認祖普遍變成文化認祖了。現在要在混亂中恢復血親認祖,何其難也!
而且,理清先祖意義重大:弄清年代,可具體了解到先祖開基創業之艱苦獲歷史上的貢獻,了解當時歷史,也是對先祖的傳承與光大,有益當今社會;總比沒頭沒腦跪拜好多了啊。
現在有此說法,可通過宏觀數字統計的的方法研究先祖。認為代差舊時相隔20-23歲為合符情理,當今以23-26歲為可納范圍。獨立外遷者,首先應具備獨立生活能力,或做官遷移,一般是20-40歲之間,以折中減誤方法取30歲為基數。對已知所載年份縱上對比計算,就能得出較為近準的年份和準確的朝代。

作者(右1)與博羅宗親在興寧龍田考察

宏觀的統計非常簡單,也省事,但客觀現實卻非常復雜。宏觀數字統計法不一定都能符合現實——
上杭張氏總譜說張化孫1175年生,其9世孫張啟源1405年生,相隔230年,按上面理論也合理。但現實并非完全如此。以我老家興寧永和大成村張氏統一祖宗的裔孫計,老張屋有與我同齡的18世宗親,且與現在的27世孫均在,相差9代。我祖屋四角樓是1850年代的18世祖建造,而160年后,同村還有同世輩的18世在!如考證先祖,該當作何解釋?所以,考證先祖,除了態度端正,方法也應對頭。我認為,一是要廣搜族譜加以比較;二是需要參照官方比較嚴肅修訂的地方志;三是研究國家正史。在這以上資料中,以正史、方志為權威根據;尤其是正史、方志記錄的的本姓氏的科舉功名等人物的地點、時間的記載,就是確確實實的鐵證,無可辯駁。由此可證族譜的正誤。比如興寧泱泱大族的劉姓,其是粵東開基祖劉開七。說是“剿賊而死”。花巨資修建的劉家祠巍然堂皇,但其具體開基年代卻至今不甚了了。
還是以我研究了30年的梅州張氏為例吧。按上杭族譜和梅州大部分地方的族譜看,傳了30萬裔孫的張啟源生于1405年。包括梅縣張家圍在內的張化孫傳下的啟字輩裔孫,都屬于相近年代。按宏觀數字統計法,也基本合理;而且此說為主流的、理所當然的思維定勢,似乎誰懷疑就是“異端邪說”,就是“否定祖宗,不孝”!

      事實真如此嗎?而興寧市鵝湖張氏496年前修的本縣最老的族譜,就明明記載張啟源夫婦生于1248年,直接從寧化遷居興寧。同一先祖的兩種說法,相差150多年,誰是誰非?但我們以正史、方志為權威根據,歷史真相就出來了——

且看500多年前的江南大才子、興寧知縣祝枝山1515年親修并手書的縣志有關興寧開基祖張啟源裔孫的功名記錄——
 津梁
文峰橋:在縣東郊,成化戊戍(1478年),張孟璡募造。
西寧橋:在縣西北黃土坡,成化辛卯(1471年)張琛、戴霖募造。
縣江橋:在縣西10里,明張天祥募造。
人材
張孟璡,字廷壁,情孝廉,貢業太學。奔母喪歸,廬墓三年,哀泣不輟。  官邳州衛經歷,遷兩浙鹽運司判官,清白不移。及卒,家無喪資。
張微者,縣學生也,素性剛勇,天順辛巳(1461年),賊起孔熾,微奮出請自效。從都指揮張通。至程鄉(梅縣),遇寇,挺身與戰,摧鋒陷陣,殲其渠魁,斬首數級。日晚,賊敗稍退,微進搗巢穴,銳不顧身,被執,不屈而死。
節婦詹氏,張徑妻,年23。辛巳歲(1461年),逢盜于涂。盜見群婦多美色,握刃逼脅。色不為變,拭發申頭,以待賊刃,遂年23遇害。    三、科第
張琳,永樂9年(1411年)舉人,上杭知縣。(注:大成下張氏啟源公五世孫,族譜注明中舉時年33歲)
歲貢:
張迪,永樂13年(1415年)。(注:湖背張氏啟源公四世孫)
張璿,永樂16年(1418年)。( 注:大成下張氏啟源公五世孫 )
張宏道,宣德元年(1426年),貴池縣丞。(注:湖背張氏啟源公五世孫 )
張尚質,景泰4年(1453年)。(注:湖背 湖背張氏啟源公六世孫)
張衡,成化6年(1470年),貴縣訓導。
張琛,成化14年(1470年),為人剛正。
張孟璡,成化16年(1480年,張啟源7世孫)。
張永清,弘治5年(1492年)。
張夔,弘治7年(1494年)。(注:湖背張氏啟源公七世孫)
張元珠,弘治17年(1504年)。(注:湖背張氏啟源公七世孫)
張日良,正德元年(1508年),沙縣訓導。(注:湖背張氏啟源公七世孫  )
張元珍,正德5年(1510年),湖州訓導。(注:湖背張氏啟源公七世孫 )
以上一連串,并非孤證,人物祝志記得清清楚楚,而且張琳、張迪等人物,還在廣東通志、上杭及長汀志中亦有記錄。比如舉人張琳,族譜記,祝志記,上杭縣志記,長汀志記。族譜記載是1379年出生。他是張啟源的5世孫,如果說其先祖張啟源是1405年出生,豈不笑掉牙嗎?還有,張迪乃張啟源4世孫,1415年貢生,是600多年前出生的人物。既然如此,張啟源出生的1405年說與1248年,誰是誰非,不就一目了然嗎!只能說上杭譜里1405年生的張啟源,是亂接所致;而1248年生由寧化直遷興寧的先祖張啟源,較接近歷史真實。

      我們再看興寧市大成村四角樓老祖屋的田野調查。有關四角樓(錦裕)祖屋先祖來歷,一說是啟源公石祖婆源于化孫公,其由福建寧化縣石壁鄉遷居上杭縣官店前上吉街,為閩杭始祖。其七世孫先俸公遷本縣泰拔鄉。另一說是本祖屋160年前神牌夾板內鐵證如山的記錄:啟源公源于北宋的東素公,其后是——崇化公——玉麟公——開政公——石泉公——奕山公——啟源公。可見先祖不是化孫后裔。啟源公夫人石氏祖婆則于元朝初期落居黃大崗,即今日老張屋所在地。

      我們再來看興寧另一張氏開基祖。近年出版的中國有權威的《中華張氏大典》121頁記載:“水口張氏以張淑芳(字先騰)為開基祖。他是張化孫的七世孫,原籍潮州府竹篙山下。宋景炎元年(1276)任參軍校尉,抵抗元軍進攻,兵敗水口黃洋沙,遂隱居水口墟。”

      有關張淑芳南宋末年與文天祥勤王,鐵證如山。但問題就來了:上杭總譜云張化孫與文天祥是親密朋友,但他的7世孫是文天祥的部下與戰友;由此說來,張化孫是與他的7世孫與文天祥一起抗元嗎?天方夜譚啊!

       如此混亂,其實并不奇怪。上面說到寧化至清乾隆年間才有首部張氏族譜,幾千年張氏族系何其遙遠,而睦族敬祖又何其緊迫,修譜之事近在眉睫,怎么辦?只能快刀斬亂麻,把張氏以前的四大脈系糊弄一塊!上則亂矣,其下者,下下者寧無亂乎?說起由血親認祖變成模模糊糊的文化認祖,就梅州市而言,還有至少3次大混合。一次是乾隆二年嘉應張氏總祠的42戶神主牌位,硬把來歷完全不同的張氏擰到上杭張化孫脈系,成了其裔孫而年年敬奉。果然,上杭縣太拔鄉1817年修的先祖君紹公墓,落款是三大房修的;但過了11年即1828年,太拔鄉修的族譜理解變成了八大房,由3個兒子變成了8個兒子,多出了五個兒子,且這五個兒子大部分在廣東梅州。但其中一個據說是君紹兒子的張啟源,開基興寧,其496年的裔孫即修譜,絕口否認來自上杭,而是“俱來自寧化”。  另一次是清末的1880年代年代,興寧在大新街建張的張家祠,硬把包括興寧、五華縣在內的許多不是張化孫脈下的10多萬張氏裔孫硬拉進其脈下,年年供奉張化孫不誤,可謂貽誤既廣且深;而且成了今日梅州張氏的主流說法之源頭。第3次是在1980年代隨改革開放大好形勢,各地紛紛修譜的形勢下,各地張氏聯誼會急于求成,看到上杭張化孫系族譜資料詳細、代代清楚,而自己一脈卻資料殘缺;但急以聯誼祭祖,便紛紛照抄接張化孫系。包括五華在內的廣大張氏地區,不顧本地鐵證之原始族譜記錄,甚至蠻橫丟棄老資料,強行套入張化孫系下,遂形成了今日梅州張氏源流的主流說法;尤其被各地張氏聯誼會糊糊涂涂認可!其他經過嚴格考證的資料與可信的觀點反成“異端邪說”,反遭排斥與打擊!而現在的和平時期,水源本木,弄清族系,不再模糊下去,是廣大宗親的渴望;而且,今日數字化通訊,知情人越來越眾。對往昔家譜族譜的誤錄錯漏等亂象的質疑會越來越多。老實說,廣大客家人最渴望的是弄清老祖宗,明白我從哪里來。而寧化作為客家祖地,在這方面是大有作為的。既是對準了億萬宗親的心靈需求,也是市場的需要;也當然是提高寧化對全球客家人的影響力和凝聚力的重要途徑。具體可以這樣:如果是寧化自己搞亂了源頭的,可以由寧化發起海內外力量共同尋根溯源;如果是寧化沒錯,是下面宗親搞錯誤傳的,可以有寧化主動發起,與當地宗親商討,乃至派出專家一起正本清源,從而形成血親認祖的網絡。如果把這搞成網絡化、常態化,再加上寧化客家聯誼等部門與全球的客家團體進行常態化的橫向緊密溝通,縱橫相濟,皇皇可觀,必將對寧化祖地的影響產生質的提升,對社會經濟民生等產生重大效益。

作者(左1考察羅崗善繼圍老祠堂

  作者作者(左2)在四川成都洛帶考察張氏源流

興寧400多年歷史的南街祠

尋根修譜,是值得提倡的大好事;尤其是宗親聯誼會負責人,更應該鼓勵知識者與熱心者探索。

      附—— 福建寧化第一修譜序 

自宗法立治道以興,治道明而天道以著,誠以治道本諸天道,而宗法本于治法也。故周禮為致治之書,而詳明宗義,歐蘇為明禮之士,而廣論譜章夫豈非欲人尊祖而敬宗,敬宗以收族哉!然余張氏一族,自唐虞以迄於今,其間文章節義,德業勛名,雖炳耀天下,甲諸望族,而各為一宗,真能辨其某某同自何宗?某某異自何地?即以吾寧化論,自邑以上,扺站嶺八十馀里,張姓聚族而居,無少間隔,散處十二里中,又不知凡幾而可辨,而知者,則惟君政公一脈,公生虔,虔生宏載,宏顯,宏矩,是三支者,本深枝茂,深遠流長,凡屬子姓,雖明其出自一宗而住址散,歷年多一本萬殊,渙矣!疏矣!乾隆六年冬,闔族賢達,有合渙為萃,聯疏為親之思,商諸同宗,俾各持譜至一堂,參考其自來之祖,或以表同,或以諱共,或以世符,或以地合,無非出自君政公者,始議合修總譜,以篤宗族,乃倡者方出諸口,而應者己感於心,歡忻踴躍,以成此盛舉,此則乃祖乃宗,血脈貫通,自然關切,是以萬殊究歸一本也。自時厥后,昭穆明,尊卑定,喜相慶,憂相恤,父與父言慈,子與子言孝,兄與兄言友,弟與弟言恭,或為盛世之良民,或為朝庭之俊彥,雍睦昭而風俗美,風俗美而朝庭之勢自尊,然則是譜之修也。豈獨辨物以同於宗人,抑亦類族以裨於政教也,猜歟休哉!
皇清乾隆七年歲次壬成三月吉旦   耳孫恩韶謹識
文/張長興 
作者簡介:張長興, 1943年生,畢業于華南師范大學全日制中文系本科。梅州市市作家協會會員、興寧張氏文化研究室主任,原興寧市政協委員, 原中學語文高級教師、寧中中學語文教研組長,梅州電大、興寧市黨校兼職教師。現為中華作家在線網簽約作家,《博客中國. 張長興專欄》至2019年10月獲55萬讀者點擊。編撰《往事如煙》《風雨長河》《寧江春雷》《興寧張氏源流考》《大成文史》等文集共計200萬字。許多文章在報刊和網絡發表。曾出席嘉應學院客家學研討會和廣西客家文化研討會及福建寧化客家論壇研討會。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