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悟道 / 待分類 / 《孟子》研讀第17講:離婁(上)解讀2

分享

   

《孟子》研讀第17講:離婁(上)解讀2

2021-06-22  凌云悟道

《孟子》研讀第17講:離婁(上)解讀2

教學內容:離婁(上)解讀9—16

教學目的和要求:誦讀原文、進行文字訓詁和義理闡發。理解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仁是人類最安適的精神家園,義是人類最正確的光明大道;不宜舍近求遠和舍易求難;“誠”是儒學的核心觀念之一;謙恭是發自內心的對別人的尊敬等理論觀點。

教學重點:仁是人類最安適的精神家園,義是人類最正確的光明大道;不宜舍近求遠和舍易求難;“誠”是儒學的核心觀念之一

第九章

【原文】

孟子曰:“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民之歸仁也,猶水之就下,獸之走壙也。故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爵者,鹯也;為湯、武驅民者,桀與紂也。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則諸侯皆為之驅矣。雖欲無王,不可得已。今之欲王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茍為不畜,終身不得;茍不志于仁,終身憂辱,以陷于死亡。詩云:'其何能淑?載胥及溺。’此之謂也。

【注釋】

壙(kuànɡ):曠野。

爵:同。鹯(zhān):亦稱晨風,一種似鷂的猛禽。

三年之艾:治病用的艾草,干的時間越長越好用。意味如果平時不準備,則難以立刻得到。

畜:同,儲備。

載:則。胥:相與。及:全、都。

【譯文】

孟子說:“夏桀、殷紂喪失天下,是由于失去了天下老百姓的支持;之所以失去了天下老百姓的支持,是因為失去了民心。取得天下是有方法的:得到天下老百姓的支持就取得了天下。得到天下老百姓的支持是有方法的:獲得了民心,就得到了天下老百姓的支持。獲得民心是有方法的:他們想要的,就給他們并讓他們積蓄起來,他們憎惡的,就不強加給他們,僅此而已。老百姓歸附仁政,猶如水往低處流、野獸往曠野跑一樣。所以,為深淵把魚兒驅趕來的,是水獺;為叢林把鳥雀驅趕來的,是鷂鷹;為成湯、武王把老百姓驅趕來的,是夏桀和殷紂。現今天下若有喜好仁德的國君,那么諸侯們都會為他把老百姓趕來,即使不想稱王天下也是做不到的。現今那些要稱王天下的人,好比患了七年的病要尋求干了三年的艾草來醫治一樣,假如不去積蓄,是一輩子也找不到的。如果無意于仁政,就會一輩子憂患受辱,以至陷入死亡的境地。《詩經》說:'他們怎么能得到好結果呀,只能同歸于盡罷了。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評析】

本章闡述了民心問題和仁政問題。民心問題反映的是民本主義思想,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仁政得民心,不仁則失民心。為淵驅魚,為叢驅雀。壞人在無意中幫助了好人,惡成了促進歷史前進的動力。這里面所蘊含的,正是善與惡的歷史辯證法。

  小而言之,就是地區與地區之間,單位與單位之間,商家與商家之間,也同樣存在著這種“為淵驅魚,為叢驅雀”的現象。比如說人才“跳槽”,往往是由于原單位的領導人失去了人才的信賴之心而發生,這等于是這個單位的領導人主動把自己的人才驅趕到另外的單位去。又比如說商家競爭,如果哪一個商家銷售假冒偽劣品,抬高物價,服務態度又惡劣的話,等于是把顧客驅趕到別的商家去,無意之中幫了自己競爭對手的忙。

第十章

【原文】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與有言也;自棄者,不可與有為也。言非禮義,謂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義,謂之自棄也。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注釋】

暴:殘害,迫害。

非:以為不是。

曠:此作動詞用,意為空出。

由:遵循,行走。

【譯文】

孟子說:“自己殘害自己的人,不能和他有所言談;自己拋棄自己的人,不能和他有所作為。言談破壞禮義叫做自己殘害自己,自以為不能依據仁、遵循義來行事,叫做自己拋棄自己。仁是人們安適的精神住宅,義是人們行為最正確的道路。空著安適的住宅不去居住,舍棄正確的道路不去行走,可悲啊!

【評析】

我們今天動輒就說尋找“精神家園”,而孟子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訴人們:“仁,人之安宅也。”仁,是人類最安適的精神住宅、精神家園。我們今天動輒就勸人走光明大道,而孟子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義,人之正路也。”義,是人類最正確的光明大道。孟子非常動感情地說:“曠安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仁義即仁愛與正義。仁愛,就是寬仁慈愛,愛護、同情的感情。正義即公正。仁義就是能以一顆寬仁公正之心對待他人,性情和藹,通情達理。

  本章對自暴自棄的人進行了鞭撻,自暴自棄者是沒有人生價值的。因為人類的生存方式就是“仁義”正道,要建立人與人之間相互親愛的關系,才能較好地生存下去。

第十一章

【原文】

孟子曰:“道在邇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注釋】

邇(ěr):近。

【譯文】

孟子說:“道在近處,卻到遠處去尋求,事情本來容易,卻往難處去下手。只要人人都親近自己的父母,敬重自己的長輩,天下就安定了。

【評析】

“道在邇而求諸遠”是舍近求遠,“事在易而求諸難”是舍易求難。在孟子看來,無論是舍近求遠還是舍易求難都沒有必要。只要人人都從自己身邊做起,從平易事努力,比如說親愛自己的親人,尊敬自己的長輩,天下也就會太平了。

  孟子這幾句話說得平易樸實,但其中卻蘊含著儒家學說的核心內容。凡事不要舍近求遠,舍易求難。這起碼是我們都會認同的生活哲理。人人從自己身邊做起,從平凡小事做起,社會就會和諧安寧。

第十二章

【原文】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獲于上,民不可得而治也。獲于上有道:不信于友,弗獲于上矣。信于友有道:事親弗悅,弗信于友矣。悅親有道:反身不誠,不悅于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其身矣。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

【注釋】

獲于上:指獲得上司的信任。

【譯文】

孟子說:“處于下級的地位不能得到上級的信任,老百姓就無法治理好。得到上級的信任是有辦法的,首先要取得朋友的信任,假如不能取信于朋友,就不能得到上級的信任。取信于朋友是有辦法的,首先要得到父母的歡心,侍奉父母不能讓他們高興,就不能取信于朋友。讓父母高興是有辦法的,首先要誠心誠意,如果反躬自問而心意不誠,就不能讓雙親高興。使自己誠心誠意是有辦法的,首先要懂得什么是善,不明白善的道理,就不能使自己誠心誠意。因此,誠,是上天的準則;追求誠,是為人的準則。極端誠心而不能使別人動心的,是從來沒有的。不誠心,則從未有過能感動人的。

【評析】

本章除了最后兩句外,幾乎與《中庸》第二十章里面的一段文字完全相同。這說明《中庸》與“思孟學派”之間的密切關系。朱熹認為,子思受教于孔子的學生曾子,孟子又受教于子思門人,所以,是孟子“述《中庸》孔子之言”。

與《中庸》完全相同的內容還是強調“誠”的問題。我們已經知道,《中庸》里有若干章都反復強調了這個問題,而《大學》所提出的人生進修階梯,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級也是“誠意”的問題。由此可見,“誠”的確是儒學的核心觀念之一。

由“明善”到“誠身”;由“誠身”到“悅親”;由“悅親”到“信于友”;由“信于友”到“獲于上”,直到 “民可得而治矣”。實際上也就是《大學》所謂“修、齊、治、平”的序列,所以朱熹說這段文字“亦與《大學》相表里,學者宜潛心焉。”在儒家的學說里,真誠的確是立身處世的根本所在,一個人如果沒有真誠,一切都無從談起。

所以,孟子最后說,“至誠而不動者,來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

第十三章

【原文】

孟子曰:“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太公辟紂,居東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而歸之:是天下之父歸之也;天下之父歸之,其子焉往?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七年之內,必為政于天下矣。

【注釋】

辟:通“避”,躲避。

盍:何不。

來:用作句末助詞。

【譯文】

孟子說:“伯夷為躲避殷紂,隱居在北海之濱,聽說周文王興起,便說:'何不去歸依他啊!我聽說西伯是善于養老的人。姜太公為躲避殷紂,隱居在東海之濱,聽說周文王興起,便說:'何不去歸依他啊!我聽說西伯是善于養老的人。他們兩位是天下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們去歸依文王,就好比天下的父親都歸依了文王。天下做父親的歸依了文王,他們的兒子還會跑到哪兒去呢?諸侯中如有施行文王之政的,七年之內,必定能統治整個天下。

【評析】

周文王愛民而供養老人的事跡,說明周朝之取代商朝而得到天下,并不是靠武力征服來的,而是周文王在前期所推行的愛民政策已經贏得了民心,所以周武王才一戰而勝。

如果周文王不施行愛民政策,二老不歸,天下父老皆不歸,周武王又怎么能一戰而勝呢?所以,孟子下結論說,只要實行周文王的愛民政策,七年之內,一個諸侯也就能取得天下了。老人們歸服周文王,就等于是天下的人都歸向周文王了。

第十四章

【原文】

孟子曰:“求也為季氏宰,無能改于其德,而賦粟倍他日。孔子曰:’求,非我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由此觀之,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棄于孔子者也。況于為之強戰!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此所謂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于死!故善戰者服上刑,連諸侯者次之,辟草萊任土地者次之。

【注釋】

求:孔子的弟子冉求,字子有,他是孔門政事科的高才生。季氏:指當時執掌魯國大權的季孫氏。宰:大夫的家臣。

上刑:重刑。

連諸侯:朱熹《集注》云:連結諸侯,如蘇秦、張儀之類。

辟草萊、任土地:朱熹《集注》云:辟,開墾也。任土地,謂分土授民,使任耕稼之責,如李悝盡地力、商鞅開阡陌之類也。辟草萊、任土地,是指開墾土地,分土授民。孟子認為這些主張雖然意在發展生產,但并不是為百姓著想,而是為統治者私利,所以反對。

【譯文】

孟子說:“冉求做季氏的家臣,沒有能改變季氏的德行,反而幫助他將賦稅增加了一倍。孔子說:'冉求不是我的門徒,后生們大張旗鼓地去聲討他好了。由此看來,不幫助國君施行仁政而使他聚斂財富,都是被孔子所唾棄的,何況為他們使用強力去爭戰呢?為爭奪土地而作戰,殺死的人充滿原野;為爭奪城池而作戰,殺死的人充滿城邑,這就是所謂的為爭奪土地而吃人肉,其罪行連死都不足以寬恕。所以,好戰的人應受最重的刑罰,策劃合縱連橫的人應受次一等的刑罰,開墾荒地、分土授田的人應受再次一等的刑罰。

【評析】

冉求為季氏聚斂財富、掠奪百姓,不能安撫民眾、施行仁政,所以被孔子批評,并讓弟子們鳴鼓而攻之。對好戰的人為爭奪土地、城池而征戰殺人的行徑則更為痛恨。

自夏啟王天下以后,歷朝歷代的各國的統治者莫不想使自己的國家民富國強,然而他們的思想觀念只有一個,即依靠自身強大的武力來使自己更加富裕,使自己的國家更加富裕,這就使人類之間的戰爭愈演愈烈。只有周文王是依靠愛民政策而贏得了民心,從而使周武王能輕易地取得天下。

“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與;善用人者,為之下。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既然以慈愛來對待人,那么,即使是善于作將帥的人也不輕易動武;因為戰爭的目的一是侵略,一是抵抗侵略。善于戰斗的人不輕易發怒;這是因為人一發怒就容易沖動,就容易失去理智,而失去理智則就可能失去慈愛,也就不可能取得勝利。

《孫子兵法·謀攻》中也表達出這種思想:“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也就是說,不進行戰爭而使天下歸服,才是治理天下的最上等典范。

第十五章

【原文】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惡。胸中正,則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焉。聽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廋哉!

【注釋】

存:觀察。

眸子:眼睛。

瞭(liǎo):明亮。

眊(mào):暗昧不明。

廋(sōu):隱匿,躲藏。

【譯文】

孟子說:“觀察人,沒有比觀察他的眼睛更好的地方了,眼睛不能掩蓋他的丑惡。心胸端正,眼睛就明亮;心胸不正,眼睛就昏暗。聽人說話,觀察他的眼睛,他的善惡能藏匿到哪里去呢?

【評析】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這句名言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家達·芬奇從人物畫的角度來說的。而早于他一千多年,孟子就已經從識人的角度把這個道理說得非常清楚了。

孟子認為,辨別、判斷一個人要看一個人的眼睛、眼神,因為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心中所思所想,都會在眼睛中表現出來。

  “視其所以”,看他為什么做這件事的原因,“觀其所由”,再觀察他做這件事的動機、由來,基本上就可以知道一個人的“為人”了。而“察其所安”則最為重要。有些人安于享樂,有些人安于清貧,有些人安于平常,有些人安于奮進,有些人安于現實,而有些人就很難安于什么,干什么都不對勁,不知道自己的一生到底是什么。

安于奮進的人,安于追求“孝”、“禮”的人,才能做好一個為政者。“察言觀色”最重要的是落實在“安”心上,也就是說,要從一個人的心態上、心理上進行考察。

第十六章

【原文】

孟子曰:“恭者不侮人,儉者不奪人。侮奪人之君,惟恐不順焉,惡得為恭儉!恭儉豈可以聲音笑貌為哉!

【注釋】

儉:這里用為自我約束,不放縱,儉樸之意。

惡:(wù)這里用為表示疑問,相當于何、怎么之意。

【譯文】

孟子說:“謙恭的人不會欺侮他人,儉樸的人不會強奪他人。有些國君一味欺侮,強奪他人,還唯恐別人不順從自己,怎么能做到謙恭、儉樸呢?謙恭、儉樸這兩種美德難道能用聲音和笑臉做到嗎?

【評析】

謙恭是發自內心的對別人的尊敬,其中又包括有人人平等的思想,不恥下問的謙虛和恭敬。這里面最重要的是人人平等,假如首先認為自己高人一等,恃才傲物,自己優秀,有特權,也就不會對別人謙恭了。而真正能做到謙恭,思想觀念中時時刻刻是人人平等,當然也就不會欺侮別人了。

因此,依靠著武力和權力而進行統治的統治者,就會時時刻刻害怕人民不順從自己;如果是實行愛民政策的統治者,因為他思想觀念中時時刻刻都是人人平等的,他待人也就是謙恭的;按照對等原則,人民也就會謙恭地對待他,順從、服從他。

而社會行為規范光靠講說是不行的,靠的是每個人的自覺自愿,自我約束。有許多約定俗成的風俗習慣以及一些社會行為規范不是法律法規,別人管不著,國家法律也管不著,因此就要靠自我約束以及自省自悟,自覺遵守。

【學習札記】

天下有道得民心,仁義安適路光明。

舍近求遠不宜取,悅親思誠方可信。

文王作興歸善行,心胸端正乾坤定。

強霸好戰難寬恕,謙恭儉樸獲尊敬。

《孟子》研讀第17講學習小結

本講對《孟子.離婁》上篇的第916章進行了解讀。

第九章闡述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第十章強調仁是人類最安適的精神家園,義是人類最正確的光明大道。第十一章強調不宜舍近求遠和舍易求難。第十二章談論“誠”是儒學的核心觀念之一。第十三章談論周文王愛民而供養老人的事跡,其愛民政策深得民心,所以才一戰而勝。第十四章談論冉求為季氏掠奪財富,所以孔子要弟子們鳴鼓而攻之第十五章談論辨別或判斷一個人要看其眼睛、眼神,因為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第十六章論述謙恭是發自內心的對別人的尊敬。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