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散天開720 / 治法 / 皮膚病治療中應用麻黃的體會

分享

   

皮膚病治療中應用麻黃的體會

2021-08-23  云散天開7...

一個種樹人 8月8日


麻黃性味辛溫, 發汗力強, 歷來被視為發汗峻品。尤其是現代許多醫者視麻黃為虎狼之藥, 避而遠之。這種理解影響深遠, 以至于大大限制了麻黃在現代臨床中的應用。實際上, 麻黃的效用精妙, 只要辨證準確、配伍得當, 可廣泛的用于治療風寒感冒、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風濕性關節炎、急性腎炎、皮膚搔癢、陰疽瘡毒等諸多疾病, 且療效顯著。文章將其在治療皮膚疾病方面的作用探討如下。

麻黃治療皮膚病的理論淵源


《神農本草經》最早對麻黃進行了記載, 謂其“味苦, 溫。主治中風傷寒頭痛, 溫瘧, 發表出汗, 去邪熱氣, 止咳逆上氣, 除寒熱, 破癥堅積聚”。這短短數語, 精辟的概括了麻黃的全部功效, 可謂要言不煩。其中“發表出汗, 去邪熱氣, 破癥堅積聚”則點明了麻黃在治療皮膚病方面所發揮的功效。歷代醫家都非常重視麻黃的這些功效, 如《藥性論》謂其:“能治身上毒風痹, 皮肉不仁, 主壯熱, 解肌發表”;《日華子本草》謂其:“通九竅, 調血脈, 開毛孔皮膚, 逐風, 破癥癖積聚, 逐五藏邪氣, 退熱, 御山嵐瘴氣等”。

麻黃在皮膚病中應用的機制


1. 邪郁肌表、營衛失和是皮膚病的重要病機


皮膚病的病因主要分外感和內傷2類, 外感多由六淫、癘氣、諸蟲侵襲, 內傷多由七情內傷、機體陰陽失調、營衛失和所致。筆者體會, 病因不論是外感、或是內傷, 其最終造成的結果都是影響了肌表正常的營衛氣血運行, 使得邪滯肌表、營衛失和。因此, 宣達毛竅、調和營衛是治療皮膚病的重要治法之一

2.宣表透邪、散寒祛濕的功效是麻黃治療皮膚病的關鍵


麻黃喜涼爽干燥氣候, 耐嚴寒。《本草崇原》載:“植麻黃之地, 冬不積雪, 能從至陰而達陽氣于上”。其發表散寒之性, 可見一斑。再加之麻黃, “輕揚上達, 乃氣味之最清者, 故能透出皮膚毛孔之外, 又能深入積痰凝血之中。凡藥力所不到之處, 此能無微不至, 較之氣雄力厚者, 其力更大”。有鑒于此, 不論是邪氣侵犯皮毛腠理, 還是長驅直入, 直中骨節肌肉深層, 麻黃皆可使其從表、從汗而解。

具體來說, 邪在肌表者, 麻黃輕清宣揚, 透邪外出。《本草經疏》對此進行了詳盡描述:“蓋以風寒濕之外邪, 客于陽分皮毛之間, 則腠理閉拒, 榮衛氣血不能行, 故謂之實。此藥輕清成象, 故能去其壅實, 使邪從表散也”。邪在肌肉深層者, 麻黃深入寒凝積血, 開腠理逐陰寒。如《神農本草經讀》所云:“癥堅積聚為內病, 亦系陰寒之氣, 凝聚于陰分之中, 日積月累而漸成, 得麻黃之發汗, 從陰出陽, 則癥堅積聚自散, 凡此皆發汗之功也”。《景岳全書·本草正》亦云:“若寒邪深入少陰、厥陰筋骨之間, 非用麻黃、官桂不能逐也”。

麻黃在皮膚病中的具體應用及心得


1.治療皮膚病風邪外束、營衛失和證


麻黃, 解肌第一, 與桂枝相伍, 更增加了其辛溫發汗、通腠理的功效, 用于治療風寒外束、腠理閉塞、營衛失和所致的風疹、癮疹、皮膚瘙癢等皮膚病, 療效頗佳。此種類型皮膚病的辨證要點為, 皮色如常或微紅, 癢無定時、走竄難定, 遇風遇冷明顯, 舌淡苔薄白, 脈緩。抓住這幾點, 在結合舌脈, 即可準確辨證。

筆者體會, 對于此類型皮膚病治療, 關鍵要把握以下2點: 

(1) 風寒客于肌表, 其癥較輕, 而不得汗解者——小汗法發之。由于是感邪較輕, 因此治療上應采用仲景小汗法, 選用辛溫發汗之輕劑, 使久羈皮膚肌肉之間的風邪得解, 搔癢自除。代表方如桂枝麻黃各半湯、桂枝二麻黃一湯。方中麻黃用量以3-5g為宜, 切忌大量使用, 徒傷表氣。

(2) 風寒傷人, 肌表郁閉重者——峻發其汗。由于風寒之邪外襲肌表, 使衛陽被遏, 腠理閉塞, 營陰郁滯, 因此治療上應選用辛溫發汗之峻劑, 開毛竅, 散風寒, 代表方如麻黃湯、葛根湯。方中麻黃用量可視肌表郁閉程度增加到8-10g。

案:患者某, 女, 50歲, 2009年5月4日初診。近1月來, 每日白天不定時前胸、腹部及雙上肢起小丘疹, 瘙癢難忍, 用手撓之, 相鄰丘疹融合成片, 夜晚減輕并逐漸消失, 第2d照舊出疹。自述怕風, 微有汗出, 遇風或用涼水洗手后, 丘疹明顯增多, 其它別無所苦。由于患者是夜間來診, 身上的丘疹已逐漸退去, 皮膚只見搔抓之痕跡, 以及極少數的小丘疹。仔細觀察, 丘疹如黃豆大小, 微微高出皮膚, 顏色與周圍皮膚相同。脈浮略數, 舌質淡苔薄白。

中醫診斷:風疹。證屬風寒之邪客于肌表, 營衛不和, 與麻黃桂枝各半湯。處方:麻黃3g, 桂枝6g, 白芍3g, 生姜3片, 大棗3枚, 炙甘草5g, 白蒺藜10g。3劑。復診, 患者自述服藥后, 身出微汗, 瘙癢減輕, 起丘疹的頻率及數量也逐漸減少。改用桂枝湯調理將息。

按:患者年過50歲, 天癸已竭, 使得陰陽失衡、營衛失和, 在此基礎上, 觸冒風寒, 邪氣乘虛而入, 客于肌表導致皮膚病的發生。針對此, 在治療上, 應先用小汗法疏散在表之風寒, 再用桂枝湯調和營衛, 調和陰陽。

2. 治療皮膚病風熱壅盛、表里俱實證


麻黃發汗最為雄驍, 用其治療風寒實證自是藥證合拍, 每能奏效。然如與黃芩、石膏等寒涼清熱藥相配, 則其辛溫之性被制, 解肌發汗、開毛竅皮膚之性獨留, 適用于治療蕁麻疹、濕疹、皮膚瘙癢等證屬風熱壅盛, 表里俱實之皮膚病。此類型皮膚特點為:皮損色紅、或暗或紫紅, 皮膚干燥、粗糙, 皮膚以風團、丘疹或苔癬樣變為主要表現。證候特點為:發熱惡寒無汗、心煩急躁、腹脹腹滿、小便澀赤、大便干結、口苦或黏膩、舌紅苔厚等。

筆者體會該類型皮膚病的病機關鍵在于, 風熱壅盛, 表里三焦皆實。其辨證要點在于, 患者多見面紅燥熱、心煩不安而惡風無汗等癥。治療上應選用表里并治、上下分消、內外雙解之劑, 既可使邪氣外散, 又可內清里熱。代表方如防風通圣散、雙解散等。麻黃的用量可根據表閉的程度, 以及梔子、石膏等清熱藥的用量而定, 一般10g左右較為適宜。

案:患者某, 女, 35歲。2010年4月1日初診。患者1周前四肢、腹部、臀部出現紅色皮疹, 瘙癢無度, 夜間尤甚, 搔之有滲液流出, 局部皮膚潮紅、掀熱, 心煩急燥, 身熱口渴, 飲不解渴, 大便黏膩, 小便短赤, 舌紅, 苔薄黃白相間。辨為濕熱蘊久化熱, 發為急性濕疹。治以清熱涼血利濕, 選用龍膽瀉肝湯加減進14劑后, 濕疹雖稍有好轉, 但病情并未得到明顯改善。一日, 患者來問, 自己為何心煩躁熱但卻畏風明顯, 聽至此, 再追問其出汗情況, 身雖燥熱然無出汗一癥。遂改方, 處以防風通圣散加減。防風8g, 荊芥8g, 生大黃6g, 炙麻黃10g, 生梔子12g, 赤芍12g, 連翹15g, 當歸10g, 生地黃12g, 知母10g, 生石膏30g, 滑石15g, 黃芩10g, 蒼術10g, 薄荷6g (后下) , 桔梗10g, 枳殼10g, 烏蛇肉1g, 土茯苓15g。7劑后, 皮疹基本消失, 心煩燥熱得以解除。

按:本案的關鍵性癥狀為身熱煩躁, 卻怕風怕冷, 且無汗出。這幾點癥狀充分反映了表里三焦俱實的病機。由于表里三焦俱實, 毛竅閉塞, 體內火熱不得外發而郁于內, 導致體內溫度與外界差別明顯, 故而患者雖表現為心煩燥熱、口大渴、大便干結、小便短赤等一番熱象, 然卻又有與此熱象矛盾的怕風惡寒、無汗的表現。因此治療時不僅要急清里熱, 同時還要大開毛竅, 使邪熱由汗而泄。具有如此開毛竅、通腠理之功的藥非麻黃莫屬。

3. 治療肺氣壅閉, 濕熱阻滯之皮膚病


麻黃辛溫輕揚之性, 不僅能表散風邪, 還可使濕毒從汗而解。與杏仁相伍, 更具散表邪、開肺氣, 宣化上焦濕邪的作用, 可用于治療風寒濕邪, 客于皮毛, 腠理郁閉, 久而化熱;或濕邪內蓄, 蘊于肌膚, 阻遏衛陽不得宣泄而致之濕疹、癮疹, 以皮膚瘙癢, 皮破水漬, 抓痕累累, 脈浮、苔膩為主要臨床表現。

筆者體會其關鍵病機要點在于, 肌表閉塞、濕邪郁于肌膚。其特征性證候表現為脈浮、苔膩。治療上以解表化濕, 兼清里熱為法, 代表方如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該方出自《傷寒雜病論》, 方中麻黃、杏仁、生姜之辛溫, 以宣散在表之濕邪, 開上焦之郁閉, 赤小豆、連翹、梓白皮 (現多改用桑白皮) 之苦寒以清在里之濕毒。諸藥合用, 外能解表化濕, 內能清熱利濕解毒。

案:患者某, 男, 25歲。2010年1月10日初診。周身起皮疹, 奇癢無比, 搔之則聚合成片, 皮損色紅, 高出皮膚表面。伴微惡風寒, 小便不利, 大便黏膩, 每日2次。舌紅苔白略膩, 脈浮。中醫診斷:皮膚瘙癢。因小便不利, 濕邪內蘊, 滯于肌表, 郁遏衛陽不得宣達所致。處方:麻黃5g, 連翹10g, 赤小豆15g, 杏仁10g, 桑白皮9g, 生白術12g, 生薏苡仁30g, 通草6g, 炙甘草6g。服藥后, 汗出而疹逐漸消失。

按:本案麻黃連翹赤豆湯與麻杏薏甘湯合方, 外能宣散表邪, 內能清熱化濕解毒。故而對表現為小便不利、脈浮、苔膩的皮膚病患者, 皆可考慮用之。

4. 治療陽氣不足、陰寒凝滯之皮膚病


麻黃具有溫通經絡、散寒解凝、托毒外出的作用。適用于治療陽氣不足、陰寒凝滯之皮膚病。其臨床表現為:形寒畏冷、倦怠乏力, 皮色不變, 不痛不熱, 舌淡苔白, 脈沉細或遲細。代表方如麻黃附子細辛湯、陽和湯等。

麻黃在麻黃附子細辛湯、陽和湯兩方中所發揮的功效是一致的, 均可深入至陰之地, 開腠理、逐陰寒, 不同之處在于, 前者適用于內而陽氣虛衰, 外而寒邪侵襲, 陽氣無力驅逐寒邪, 寒邪深入肌表、經絡者;后者適用于素體陽虛, 營血不足, 寒痰凝滯, 痹阻于肌肉、筋骨、血脈者。

案:患者某, 男, 68歲。2010年2月17日初診。半年前, 右側臀部出現一個鵪鶉蛋大小的破潰, 流膿, 久不收口。由于個人原因延誤了病情, 破潰處逐漸擴大, 就診時創面已有雞蛋大小。局部皮損色暗淡, 有滲液流出。患者小便清長, 大便偏軟, 舌淡紫苔薄白有齒痕, 脈沉緩。中醫診斷:陰疽。證屬陽氣不足, 陰寒凝滯, 經絡受阻。處方:熟地黃15g, 炮姜6g, 肉桂5g, 白芥子10g, 炙甘草6g, 炙麻黃3g, 生黃芪30g, 制附片6g, 炒白術10g。15劑后, 創面已無滲出, 創口趨于愈合。

按:本案患者年過60歲, 素體陽虛, 受寒邪侵擾, 又無力抗邪外出, 使寒邪長驅直入凝滯于肌肉、血脈之間。治療應以溫陽益氣, 散寒解凝為主, 同時因其創面長期流膿, 精血已虛, 故而滋補陰血的熟地黃亦必不可少。方中用麻黃就是想借其善達肌表走經絡之力, 解散寒凝。

結語


盡管皮膚病的成因紛繁復雜, 各家學說莫衷一是, 然而最終的病位是在皮膚, 最終的病理結果是影響了皮膚正常氣血津液運行, 使得邪滯肌表、營衛失和。正因為如此, 具有疏風散邪、解肌發汗、開毛竅之功的麻黃在皮膚病的治療中大有用武之地。只要配伍得當, 麻黃可廣泛的運用于各種類型皮膚病的治療中。“但用此之法, 自有微妙, 則在佐使之間, 或兼氣藥以助力, 可得衛中之汗;或兼血藥以助液, 可得營中之汗;或兼溫藥以助陽, 可逐陰凝之寒毒;或兼寒藥以助陰, 可解炎熱之瘟邪”

具體而言, 麻黃既能輕揚解表開毛竅, 又能入里解陰凝、起陽氣、托毒外出;其輕揚宣散之性, 既能助桂枝、荊芥、防風、生姜等辛溫之品疏散風寒邪氣, 助杏仁、赤小豆、梓白皮等祛濕藥分化濕邪, 又能助大黃、芒硝、滑石、梔子、石膏等清熱藥清解郁火, 因此如能靈活掌握其用法, 必將對臨床皮膚病的治療大有裨益。值得注意的是, 麻黃雖為治療皮膚病的要藥, 然其藥性峻猛, 仍需謹慎用之, 特別是老人及體質較弱之人更宜注意用量及配伍。


版權聲明
文獻來源:
[1]厙宇,莊乾竹,王鍵.皮膚病治療中應用麻黃的體會[J].中華中醫藥雜志,2010,25(12):2271-2274。文章內容僅供臨床思路參考,請勿盲目試藥,如有需求請在專業醫師指導下用藥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L-PeiGen)刪除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