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跡曉講 / 待分類 / 為什么美式制度在海地行不通? | 循跡曉講

分享

   

為什么美式制度在海地行不通? | 循跡曉講

2021-11-03  循跡曉講

     循跡 · 用文化給生活另一種可能

     作者:瑞鶴

     編輯:馬戲團長

     全文約4500字 閱讀需要12分鐘

     本文首發于【循跡曉講】公眾號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要說這世界上最沒存在感的國家,海地大約算一個。要不是什么災難,這個國家很難進入大家的視野。今年到現在,海地也就倆新聞,一個是8月的地震,再一個是稍早時候總統被暗殺。

    地震這事兒,新聞上是這么說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犯罪活動是影響救災工作的另一因素,從太子港(海地首都)到該國南部災區的主要公路被幫派控制,使人道主義救援物資難以進入災區。截至當地時間8月17日,萊凱市已有三家醫院收到了醫療物資,可為3萬名受難者維持3個月的治療”

    一個國家遭了災,需要聯合國救助倒沒什么,但是救災能被犯罪影響,而且主要公路被幫派控制,這就真的缺了大德,從現代政府最基本的職能上講,海地是不合格的,甚至說,海地是無政府狀態,也說得過去

    ◎ 海地地震之后的樣子

    ◎ 其實,海地地震前也沒好到哪兒去

    但是,“無政府”不代表沒總統。地震再往前一陣子,海地總統被暗殺了。過了幾天,更多的細節披露,這群暗殺者沒啥高科技,就是深夜闖進總統官邸,找到熟睡的總統掃射了一頓,整個過程中,總統衛隊沒人受傷,連個給總統擋槍的都沒有。這總統死的太窩囊。

    ◎ 海地被刺殺的前總統莫伊茲在視察儀仗隊

    總統可以這么隨隨便便的殺,海地得有多爛啊,事實上,海地確實爛。美國前總統川普說,海地是個“毫無希望的糞坑國家”,從各個意義上說,川普說的沒錯,海地是整個加勒比海地區最窮的國家。甚至有的地方,有人餓的不行開始吃土。混到這樣子,也難怪川普罵人。

    但海地以前的歷史可不是這樣的。

    說起來,它是世界上第三個建立的共和國。這個國家的憲法和制度基本抄的都是美國獨立宣言,建國時理念非常美好,但它卻一路墮落到今天這樣子,這當中的故事,是真的令人唏噓不已。

    ◎ 海地建國的理想和歷史

    海地位于伊斯帕尼奧拉島上,這個島位于古巴東邊,離美國不遠。

    自從西方殖民者發現這里,西班牙和法國就不斷地爭奪此地,最終,17世紀末兩家達成協議,一人一半,西班牙人拿走了東邊,也就是今天的多米尼加共和國,而法國拿走了西邊,這就是今天海地的前身。

    ◎ 海地在全球的位置

    海地特別適合搞種植園。整個18世紀,歐洲市場上一半左右的蔗糖和咖啡都產自法屬海地。在當時,糖和咖啡可是大宗的硬通貨,不少法國貴族靠著在海地投資種植園,賺的是盆滿缽盈。當然,這背后是對黑奴的殘酷壓榨。當時黑奴的三角貿易,從非洲開赴美洲的販奴船,有不少都是以海地為終點的。

    1789年法國爆發了大革命,兩年后,海地黑奴造反,此后的近十年中,海地進入了完全無秩序的“大逃殺模式”,黑人的數量比起白人占有絕對優勢,所以白人能跑的都跑了,跑不了的就都被殺死。

    19世紀初,海地成為了美洲獨一無二的黑人地盤,種植園奴隸出身的杜桑·盧維杜爾橫空出世,被推舉為這群黑人的領袖。

    ◎ 那幾年的白人在海地基本就是這樣的命運

    這下子英國人不樂意了,海地位于加勒比海的中心地帶,而加勒比海對英國戰略地位很重要。在這里黑人當家作主,當時的英國人看來那就是大逆不道,怎么會容忍這種事情呢,必須滅了它。

    但英國人這一插手,原本內斗的法蘭西和剛剛獨立的美利堅,都意識到這是個拖住老冤家的好機會。給錢給槍,扶植盧維杜爾跟英國人打游擊戰,這英國皇家海軍雖然厲害,但陸軍在熱帶雨林打游擊戰是真不行,而且英國人打仗是要衡量收益成本的,打仗曠日持久,這肯定不行,最后英國佬乖乖退出了海地。

    于是盧維杜爾宣布建國,海地成了全球第三個共和國

    背后有美利堅和法蘭西撐腰,海地建國時的憲法,是依照美國和法國憲法制定的,所謂主權在民等等,美法兩國憲法有的詞兒它都有,而且既然是奴隸當家作主,當然就在憲法里宣布永遠廢黜了奴隸制,這比隔壁落后的美利堅不知道進步到哪里去了。

    ◎ 19世紀的動蕩

    口號很高尚,但再高尚的口號也得執行,海地的黑人們幾乎都是奴隸出身,種植園主們只教過他們咋種甘蔗,可沒教過他們怎么辦議會。所以海地剛獨立,就跑偏了。

    國父盧維杜爾操縱憲法,直接規定了自己這個大總統可以任職終生,且有權指定他死后的“唯一選舉人”,這不就是皇帝嘛,法國不高興了,直接把他趕下了臺,并把他囚禁至死。

    ◎ 讓-雅克·德薩林(1758年9月20日—1806年10月17日),海地革命的領袖。海地總統、皇帝、國父。領袖杜桑·盧維杜爾的親密助手。1804年9月,他自立為皇帝,稱雅克一世。他仇恨白人,沒收白人的土地,不準他們擁有財產,發起消滅白人的運動。1806年10月17日在太子港附近遇刺身亡。

    不過,他的繼任者讓-雅克·德薩林完成了他的稱帝偉業。當然這也是有樣學樣,他聽說法蘭西那位拿破侖準備稱帝,就“從拿破侖故事”,在海地稱帝——其實這么說也不準確,他稱帝比拿破侖還要早幾個月。當然,他這么一搞,手下人又都覺得“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這雅克的“皇帝”當了不到不到兩年,手下就把他刺殺了。

    此后這種鬧劇不斷重演。總統上臺后不是迅速被推翻、遇刺,就是“化國為家”,直接稱帝

    此后的一百年,海地就這么翻來覆去的來回折騰著,一百年里換了近九十位總統,平均下來年年都在鬧政變。這時候,海地已經徹底墮落,成了加勒比海地區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 美國都救不了

    1915年,海地又雙叒叕一次爆發了內亂。這時候,美國人終于忍不了了,派出海軍陸戰隊登陸海地,維持秩序,并正式接管了海地的政權。

    美國入侵海地,接管政權,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從道義上講,那會兒自詡美洲的老大。眼看海地混的這么慘,當大哥的無論如何也得拉一把。新教徒自詡為“山巔之城”,但是山巔之城附近出現了一個垃圾堆,無論如何要管管。當然,美國人也有私心。海地離美國這么近,要是條件合適,美國準備把它吞并,反正這事兒在夏威夷又不是沒干過。

    但占領一個地方是要成本的。在這方面海地簡直是個無底洞。從1915年到1934年,光替海地還外債,美國就花出去2400萬美元,至于幫海地平息內亂、恢復生產、建設學校,花的錢遠遠不止。美國還首次幫海地建立了一支警察部隊,這是侵略者干的事兒?美國人都快成活菩薩了。

    ◎ 美國二十年援助海地的錢,足夠再至少攢出一艘大黃蜂號級別的主力航母了

    直觀點說吧,二戰那會兒美國的大黃蜂號航母造價是3100萬美元,要是不去占領海地,美國還能多湊至少一艘航母出來,沒準兒在太平洋上能快點殺到東京。

    但錢花出去連個響都沒聽到,有句話叫“佛不渡無緣人”,美國砸了這么多錢進去,海地離一個現代國家還差的很遠,從各個方面看都是美國的拖累。剛好那會兒經濟危機,美國人自己也沒錢。到了1934年,時任總統小羅斯福果斷地結束了美國對海地的托管。

    不過,美國也不是拍拍屁股走了不管,臨走時,他們幫著海地完善了各種制度,海地的醫療教育可以和美國無縫接軌,還給海地指認了一位任期四年的總統

    可是,美國人一走,海地總統文森特立刻把總統任期從四年改成五年,并加緊貪污。他的任期內,隔壁多米尼加曾賠款海地75萬美元,文森特總統抹了個零,把其中70萬抹進了自己的腰包——一切又回到了19世紀的老樣子。

    美國人其實對海地也算是夠意思的,那邊二戰和朝鮮戰爭剛剛結束,冷戰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玩脫變成熱戰,就在這么惡劣的情況下美國還惦記著海地。1957年,在美國人的監督下,海地搞了首次全民、公開、透明的總統選舉。

    美國的憲法、美式的選舉、美國人一手帶的經濟、辦的教育,這總該好了吧?沒成想,這次選舉卻成了海地真正噩夢的開始。

    ◎ 上陣父子兵

    海地選出來的總統叫弗朗索瓦·杜瓦利埃。他從政前曾是醫生,不但為窮人免費看病,還許諾每一個他的支持者,說他上臺后要建立一個民主、公正、廉潔、高效的政府。不僅如此,杜瓦利埃留學過美國,業余時間還喜歡關心時政,憂國憂民,寫了一些論黑人地位的著作——就是一個典型左派知識分子的形象。

    這么德才兼備的好醫生、意見領袖,海地人民很難不支持,于是在眾望所歸之下,杜瓦利埃高票當選海地總統。

    不過,當了總統之后,杜瓦利埃立刻原形畢露。修改憲法,讓自己終身任職,打擊反對派,這些都是基本操作,杜瓦利埃青出于藍勝于藍。他建立了特務組織通頓馬庫特,這個組織只效忠于杜瓦利埃個人,負責在海地全國范圍內執行對民眾的監視、跟蹤、綁架、暗殺活動。

    該組織高峰時期人數多達數萬人,而同時期海地軍隊只有5000人,海地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特務國家。

    有了各種手段監視人民和政敵,杜瓦利埃覺得自己的位子穩了,開始瘋狂斂財。他對全國的公私資產進行了竭澤而漁式的貪污。在他的英明領導下,海地的經濟數十年如一日地負增長,民眾陷入了赤貧。

    ◎ 海地獨裁者杜瓦利埃

    經濟垮了,杜瓦利埃卻依然斂財有術,他在全國發行彩票,給已經赤貧的海地人民制造“一夜暴富”的幻想,卻私下里把彩票中獎者都內定為家屬甚至他自己。等到海地人連買彩票的錢也沒有了,杜總統又想了一招,他與鄰國多米尼加簽訂“勞務輸出合同”,逼迫海地人民去給多米尼加做“國家義務勞動”。而獲得的錢,又全進了他個人的腰包

    杜瓦利埃這樣子,讓美國對海地徹底失望了。美國怕再干預海地政治會讓杜瓦利埃效仿隔壁古巴倒向蘇聯。只要海地不赤化,想怎么鬧隨他鬧吧,反正換一個也未必更好。

    ◎ 老杜和小杜

    于是杜瓦利埃在海地當了整整14年的終身總統,臨死前又再度修憲法,宣布總統候選人的年齡下限變為18歲,以便讓兒子小杜瓦利埃接班。1971年之后,小杜瓦利埃繼承老爹遺志,繼續在海地勤懇的刮地皮。

    1985年,當忍無可忍的海地民眾終于將小杜推翻時,他是帶著9億美元的巨款走的,而在杜瓦利埃父子兩代人的禍害下,海地已經徹底窮的沒有希望了

    ◎ 毫無希望的現狀和結論

    在工業上,海地完美的錯過世界經濟戰后發展黃金期,農業的情況也不樂觀,杜瓦利埃父子竭澤而漁式的亂砍亂伐、過度開墾,讓海地水土流失嚴重,大半國土成為不可耕種的廢地。而人口膨脹的同時,海地的教育卻沒有跟上,1985年海地中學與監獄的比例是1:35,中學教師同軍隊的比例是1:189,全國有75%的人是文盲。

    要工業沒工業、要農業沒農業、人口密度超大、還一多半是文盲。此時的海地徹底躺平,將外國援助作為國家的“支柱產業”。

    ◎ 海地人民真的是字面意義上的吃土了

    對外援的爭搶,又不斷加劇著海地的腐敗和黨派的分裂,在這個可悲的國家里,只有這點外來援助可以爭搶了。海地一千多萬人口,卻有100多個黨派,今年遇刺的總統,說實話就是個丐幫幫主,但他既然當了總統,肯定會把外國援助往自己口袋里裝,這引起了反對黨不滿,迫不得已,就只好用物理手段請他下臺了。

    ◎ 海地的住房

    海地換了總統,但整個悲慘的命運一點都沒有得到改變。美國的國父亞當斯說的很透徹:我們的憲法,僅僅是為有道德感與宗教感的人民制定的,對任何其他政府來說,它是完全不夠的

    今日海地的悲劇,無疑印證了亞當斯當年的這個預言。一個自由平等的國家,的確不是一群奴隸能建造起來的。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