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現實 / 待分類 / 1948年,中國首起劫機案,墜毀后劫機犯被...

分享

   

1948年,中國首起劫機案,墜毀后劫機犯被救起,法庭卻判無罪釋放

2021-11-06  歷來現實

劫機行為在任何現代國家都屬于刑事重罪,各國對造成人員傷亡的劫機行為更是無法容忍,劫機犯必然會遭到嚴懲。

1948年的中國,發生了亞洲第一起劫持民航客機事件,飛機上的所有乘客,除了一名劫機者以外,全部喪生。

但是,警察在逮捕劫機犯之后不久,卻將其無罪釋放,卻是為何?

飛機是美國人在二十世紀初發明的。1903年12月17日,萊特兄弟駕駛的飛行者一號成功徐徐飛上藍天,將人類幻想了千年的上天夢想變成現實。

經過漫長的改進以后,飛機成為人們的一種交通工具。

不過,飛機問世之初,基本上被應用于軍事領域,直到1924年,隨著世界首家民用航空公司的成立,民用飛機登上歷史舞臺。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二十世紀初亞洲第一起民航客機劫機事件,正是發生在中國的海域。

歹徒之所以想到劫持飛機,理由非常簡單,那就是當時飛機機票很貴,一般人根本買不起,能坐得起飛機的不是財富無窮的貴族,就是身家上億的資本家,劫持他們比山大王劫持過往的小商小販收入高得多。

被劫持的飛機,專飛香港到澳門的一條航線,是一架水陸兩用飛機。

20世紀的40年代,澳門并沒有修建大型機場,當時大型噴氣式客機還未問世,螺旋槳飛機的個頭不大,航速也不高,在水上停泊不成問題。

水陸兩用飛機飛到澳門以后,降落在澳門新口岸一帶的海域,乘客在那里上岸奔向目的地。

由于港澳兩地間距離不到一百公里,整個航程只要20分鐘左右的時間,比坐汽車要快(那時候可沒有港珠澳大橋),也更方便。

被劫持的飛機,屬于澳門航空公司的航班。

該公司成立于1948年4月,是中國香港的富商梁昌與葡萄牙籍富豪佩德羅·羅保共同出資,在香港注冊成立的,主要是就是運送旅客來往于香港與澳門之間。

該航班有一個非常高雅的名字——“澳門小姐”,“她”的機艙里雖然只有30個座位,但是上面的配置非常高,客艙極為豪華,堪稱富麗堂皇。

因此,飛機上的乘客身份都非富即貴,所以才會被犯罪分子盯上。

盯上這架飛機的,他們是四個廣東青年,家住中山斗門,分別叫趙一明、趙昌堯、趙三才和黃裕。幾個人不但是同鄉,還是臭味相投的知己,都好逸惡勞,都有吃喝嫖賭的惡習,都想一夜暴富,都喜歡鋌而走險,還都沒有底線。

比如,在日本占領廣州和香港期間,趙一明、趙昌堯、趙三才都被金錢誘惑,當了漢奸,向日本侵略者提供情報,出賣自己的同胞。

能認賊作父的人,還有什么底線?有什么事干不出來?

黃裕雖然沒有當過漢奸,但是偷雞摸狗的事沒少干,搶劫方面也是老手,沒少“進局子”,對警察局跟自己家一樣熟悉。

1948年的大陸正是戰亂時期,物價飛漲,民不聊生,普通民眾的生活都難以為繼,四人的日子也不太好過,經常寅吃卯糧、經濟上捉襟見肘。

四個人整天在一起琢磨如何能搞到錢,最好是一筆巨款,能一輩子花不完的那種。

想來想去,他們就想到了搶劫飛機,理由再簡單不過,上面的乘客都是達官顯貴,隨便一個人身上帶的財物,都足以讓他們吃喝一陣子。

后來他們了解到,一個叫黃隆平的神秘人物經常帶著黃金從澳門飛往香港,將黃金存在香港銀行。

由此,他們更堅定了搶劫飛機的決心,決定在澳門尾隨黃隆平上飛機,然后將飛機劫持在海上降落,搶劫乘客的全部財產,包括黃某人的黃金。

他們為日軍服務過,對槍支非常熟悉,其中趙一明還對駕駛飛機略知一二。

決定之后,四人進行了精心的準備,耗時兩個月。

因為“澳門小姐”號的機票昂貴,購買四張機票的錢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

再說,搶劫飛機要真家伙,拿著燒火棍肯定不行,購買槍支的錢也非常可觀,不是個小數目。

因此四人到處借錢,還將家里祖傳的寶貝都放到當鋪,就這還不夠,趙一明一咬牙,把家里的地都賣了。

7月15日,他們終于做好了一切準備。

1948年7月16日,四人在澳門登上飛機,飛機上除了4名機組人員和歹徒,還有12名中國乘客,11名外籍乘客(美國、英國和葡萄牙人))

即便是在那個年代,民航飛機也有著例行安檢,不過那時候的安檢方法還很原始,難以做到萬無一失。

為了逃避安檢,四人將手槍用布條纏扎在大腿根部,步槍子彈則藏于挖空的皮鞋后跟內,順利通過查驗,登上"澳門小姐"號客機。

上飛機前,他們就進行了嚴格的分工:趙一明負責控制飛行員,然后操縱飛機;趙三才、趙昌堯在客艙,負責控制乘客;黃裕則負責打劫乘客財物。

中午6時25分,當飛機飛至九州洋上空時,黃裕一使眼色,趙一明心領神會,他掏出手槍沖進駕駛艙,惡狠狠地對駕駛飛機的機長說:“劫機!放老實點,不然我們同歸于盡!”

與此同時,趙三才、趙昌堯也已經掏出手槍對準乘客,大聲說:“我們要錢不要命,誰動,就打死誰!”

大家一聽此言,立刻明白發生了什么,他們被嚇呆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但是也有的乘客沉著鎮定,打算伺機反擊。

一名外國牧師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把扳手,趁其不備,向趙三才頭部猛擊。

趙昌堯見狀,立即向牧師射擊,擊中其胸部,牧師當即倒地,鮮血從傷口處噴涌而出。

這時候,副機師、以及當時任職于德士古石油公司的副經理史超域,也不約而同開始跟罪犯搏斗。

但是他們赤手空拳,怎么能斗得過手持槍支的罪犯?

頓時,飛機上槍聲大作,機長身體中彈,趴在了飛機的駕駛盤上,但是他依舊緊握駕駛桿,趙一明無法上前,致使飛機失去控制,墜落在海面上。

由于這種螺旋槳飛機的航速不高,飛機墜落時并沒有發生爆炸,但是巨大的慣性造成的沖擊力使它解體。因此,飛機墜落時的多數乘客在理論上來說多半是活著的,換言之,他們的死亡原因應該是被海水淹死的。

飛機墜落時,漁民馮萬有正好在附近海面打魚,他立即劃船趕到事發現場。

當他趕到時,看到的卻是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大片油污,飛機已經沉入海底,不見蹤跡。

正當他劃船打算離開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救命”聲,他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抱著一塊木板在海面上漂浮,若隱若現。

于是,馮萬有毫不猶豫劃船過去,將此“幸運兒”救起,將船奮力向海邊劃過去,上岸后將他送往醫院。

漁民馮萬有救起的乘客,不是別人,正是劫機的主犯黃裕。

黃裕得救之后,澳門派出的救援人員才趕到事發現場。

原來,飛機起飛一個多小時后,香港民航局通知澳門方面,“澳門小姐”號并沒有按時到達,沿海居民又向澳門警方報警,說他們目擊到一架飛機墜入九州洋面。

澳門方面這才如夢初醒,立即派出數艘海警船進行搜救,但當海警經過搜尋到達現場時,飛機早就沉沒多時。

經過幾個小時的搜尋,沒有發現一名生還者,除了黃裕,機上人員全部遇難。

當時所有人都以為飛機是因發生機械故障而墜海的,誰也沒有往劫機這個可能性上去想,因為在整個亞洲的民航史上,此類事還從未發生過。

警方聽過有一人獲救之后,非常重視,立即趕赴醫院,對黃裕進行詢問。

黃裕從警方口中得知,自己是唯一的生還者,就暗暗得意,感謝上蒼之后,決定糊弄警方,瞞天過海,逃脫懲罰。

于是,他就對警方謊稱飛機在行駛中突然發生了爆炸,然后自己就失去知覺,什么也不知道了。昏迷中,他隱隱約約感覺有人將他推出了窗口。當他醒來時,已經不見了飛機,他抱著一塊木板隨波逐流,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中,之后就遇到了馮萬有的漁船,死里逃生。

編造的證言總是不那么“完美”,當警方二度詢問黃裕的時候,他的陳述跟第一次在細節上存有多處矛盾,又說自己并沒有昏迷,爆炸時被氣浪推到了窗口,自己選擇了跳窗逃生。

警方發現黃裕的陳述不但漏洞百出,矛盾重重,而且黃裕的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爆炸痕跡殘留。

而當時目擊飛機墜海過程的漁民,并沒有看到或者聽到飛機爆炸。

之后,警方將飛機的殘骸和部分乘客的尸體打撈了上來之后,黃裕編造的謊言便徹底穿幫。

因為警方在飛機的殘骸上發現了多處的彈痕,駕駛艙和客艙內還發現了若干彈殼和子彈,而且機長和副機師的尸體上也發現了幾處彈痕,一名美國牧師的胸部也發現有彈孔。這絕對不是爆炸形成的。

所有的證據表明,飛機上曾經發生過激烈的槍戰,“澳門小姐”航班沒有什么爆炸,而是遭人劫持之后,失控墜毀,黃裕的陳述全系捏造,肯定是在故意掩蓋著什么,很大概率就是劫機嫌犯,警方馬上將其拘押。

警方調取了飛機上所有乘客的資料進行分析,從中發現了問題,印證了他們的推論:機上的乘客都有正當職業,屬于中高收入階層,坐飛機也有正常的旅行目的,均符合情理。

而趙一明、趙昌堯、趙三才和生還者黃裕四人不僅是同鄉,而且還沒有正當職業,沒有穩定收入,買超出消費能力的機票,顯然不合情理。

于是澳門警方想了一個辦法,希望引誘黃裕招供。

他們特地偽造了一份香港報紙,上面刊登的“消息”說,黃裕的同伙趙一明已經被美國軍艦救出,正在醫院治療,并沒有遇難。

上面還報道,趙一明向警方供述,黃裕是劫機案的主要策劃者。

然后警方故意安排一個清潔工在打掃看守所衛生的時候,將這份報紙遺落在黃裕面前,他果然上鉤。

第二天警方提審黃裕的時候,他憤憤不平地說:“明明是阿明策劃的,怎么可以推到我身上?”為了減輕罪責,黃裕向警方供述了全部作案過程,此案真相大白,檢方遂對他以搶劫殺人提起訴訟。

但是,在法庭上黃裕突然翻供,說自己經過空難之后,受到驚嚇,神經錯亂,精神高度緊張,才胡言亂語,編造事實。

無論是澳門和香港司法部門,他們的法律系統都非常重視證據而不是口供,既然黃裕推翻了自己的供詞,警方又找不到其它證據,就無法給其定罪。

但是此案引起太多社會關注,就這樣放了嫌犯,也不好交代。

澳門警方見遇到困難,就開始推脫,提出澳門小姐號飛機是在香港注冊的,此案應該由香港的警察來負責處理。

而香港警察也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辯稱劫機案發生之地不在香港空域海域,我們無權過問此案。

如此一來,就該國民政府負責了,因為飛機墜落地是在中國海域,可是當時的國民政府在內戰的戰場上節節失利,已經自顧不暇,哪里有心思審理這樣復雜的案子。

皮球被踢來踢去,“澳門小姐號”劫機案成了一樁沒人搭理的三不管案件。

本案只能走向了一個戲劇性的結尾,落入法網的黃裕竟然逃脫了懲罰,被無罪釋放。

黃裕被無罪釋放后,并沒有痛改前非,繼續為非作歹,一晃又過了幾年,那時候都已經是解放后了,黃裕又因為搶劫罪被廣東的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在監獄里度過了5年鐵窗生涯。

出獄之后沒多久,黃裕就得了肺癌,后于1968年病故,也算不得善終,終于可以告慰20年前的遇難乘客們。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