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物來了 / 極物頭條 /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

分享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2021-11-08  極物來了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何為《千里江山圖》?

    它是九百多年前,一個宋朝十八歲的少年希孟,用石青石綠繪就的一幅畫,現藏故宮。

    九百多年后,兩個現代年輕人,編了一出詩劇,帶著一群人跳了這幅畫,又叫《只此青綠》。

    當舞臺上輪盤緩緩轉動,仿佛撥動了時間的齒輪,燈光投射下露出一位青綠姑娘,她梳著高髻,穿著群山青綠衣,舞步擦著地出去,像山根扎著大地,一步一青,山水相連,一步一染,千里江山。

    這是一出舞蹈詩劇,叫《只此青綠》,根據宋畫《千里江山圖》編排而成。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故事發生在故宮即將展出《千里江山圖》之前,一個研究員(展卷人)穿越時空,進入了“希孟”的世界,親眼親身經歷了織絹、淬墨、刻篆的古代技藝,以及希孟如何用“青綠”創作的過程。

    恰恰,今年八月底《只此青綠》從北京出發,開始在18個城市首演50余場,十月來到了廣州大劇院。

    演出結束后,我們采訪了這出舞劇的導演周莉亞和韓真兩位老師:“為什么在眾多的山水畫中,選擇了跳《千里江山圖》?”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言語中,韓真壓抑不住激動說,看到這幅畫的顏色,心里就會沖動:“想把青綠色之美捧給觀眾。”想像3d一樣,去舞一圈圈的水紋,一坡坡的峻石,一山山的孤峰......

    在古人心中,青綠是與山水最相近的顏色,但歷來青綠山水畫鮮少,因為研制青和綠的顏料很珍貴,被稱為“寶石光”。

    它們還可以永不褪色,如九百多年后《千里江山圖》的絹白泛黃,青綠色依然明亮鮮活。

    山河如故,青綠長存。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愈是人們心中看重的東西,愈會給它最珍貴的色彩。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據介紹,當時畫家希孟,也就是宋徽宗親自傳授的學生,在創作《千里江山圖》時:“第一遍水墨描底為粉本,接著上赭(zhě)石色,用綠松石和孔雀石制成綠玉色上彩,并繼續疊加石綠,使山水凹凸,最后點青色,取意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山水間,還有村民、漁父、隱者、侍童,他們通身清白,古文記載這用到了硨磲(chē qú),一種貝類顏料,因為潔白如蓮,又譽為世間最白之物。

    采訪中,周莉亞提到,《只此青綠》共分“展卷、問篆、唱絲、尋石、習筆、淬墨、入畫”七個篇章,其中幾乎所有的顏色都來源于那幅畫。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我們會看到一位舞者化身希孟,穿著茶色衣,帶我們走進畫里。首先來到一個早春時節,江南女子正在養蠶、巢絲、織布。

    這是“唱絲”篇,姑娘們以籮為道具,著春衣,梳發髻,在水色氤氳里跳著步子,有時像春水綠了漫出來,有時像雨珠跳在草上,綠的淺綠得淡,遙看近卻無.....古人言:“新裁白纻作春衣。”她們的服飾是春天淡淡的艾綠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希孟還會去到山間“尋石”。在赭石色的一坡坡山石中,尋找顏料,觀察山石的姿態、紋理,并順手拿起樹枝,在地上涂涂畫畫。

    “習筆”篇,色彩非常不一樣。從民間市井,一下子走進了宮里,兩位老師說:“這是一段對希孟的想象。”

    穿著紅色的窄袖圓領袍女官,手里拿著寶藍簇花長巾,像宮廷的端莊,卻頭戴帽子插滿鮮花,舞蹈詼諧靈動,讓看的人會忍不住嘴角上揚。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因為希孟從十二三歲入宮學畫,起初的日子也許會和院里的老師、師兄弟們,在學畫之余也玩起文人四大雅事,“插花、掛畫、焚香、點茶”,日子輕松自在。

    無論是希孟還是少年畫師們,他們熱愛畫畫,卻又調皮聰敏,所以他們的衣服是耦粉色,如同“小荷才露尖尖角”。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還看見了制墨人,在萬壑松煙中“淬墨”,衣服被染上了玄色,落下了燈草灰。接著山水中, 市井里,希孟看見了那些姿態各異的船夫、釣叟、農婦,他們便也一一不落地進入到畫里。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最后只剩下青綠女“入畫”。她們扎在步子,擦著地面從幕后出來,雙腿撐開的裙擺,如穩固的山根,裙子一圈一圈繞至腰間,加上高聳的發髻,如山巒起伏,又如山石崚嶒嵯峨,或似孤峰獨立。青綠姑娘們的下腰,有的傾斜,有的平平,如同開闊的湖面,水波被一圈一圈蕩漾開去。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只待所有青綠姑娘,緩緩走向后臺畫卷前,以身姿以舞蹈,或坐、或倚、或臥、或立,如山,如峰,如水,如松,千里江山,入畫了!

    韓真說:“我每次看入畫,都覺得好像是把一幅千年長卷喚醒出來,最終再還給他一幅畫,所以那一刻特滿足。”

    當我們坐在劇院里,面對舞臺看,遠遠地《只此青綠》仿佛與《千里江山圖》重疊了,分不清,誰是舞者,誰是山水,誰千里江山,誰是只此青綠。

    此時此刻,美仿佛沒有隔著時空的距離,在無聲地延續著。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只此青綠》是一支舞。在跳舞之前,周莉亞和韓真說:“要洗刷掉舞蹈演員身上過去的習慣。”

    因為舞者的基本功訓練,一般都是古典舞,或是芭蕾基訓課,這樣的身姿是外放的、挺拔的,精神氣兒是往上走的。可是宋人的氣質,像含著的。

    于是她們練習,把掛在胸上的氣息慢慢下沉到腳底上,把重心放在小腿以下的位置,但練習了一個月,大家的氣質還是在“西洋博物館”里。不過姑娘們走心,一邊開車一邊聽東方古典音樂。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再是一些“肢體的習慣也要洗掉。”去學習像戲曲演員們幾乎要“藏”起來的動作,眼睛只給你看一點,手的伸開藏一半,一半像水一點點漫出來。

    與那些動次打次的舞蹈給人視聽的直白沖擊不同,這樣創造出來的舞蹈很靜,也很難讓人坐得住。

    記憶尤深的是,舞劇開始時身邊幾個小姑娘都一直念碎,動來動去,后來也不知怎地,隨著舞劇中希孟來到了江南采風,先是遇到采桑織絹的女子,拿著蘿勞作,很輕巧。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頓時杏花微雨,他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像個精靈一個后空翻,躍到了舞臺中央,興奮地舞了起來。那一刻大家就鼓起了掌,舞一段,鼓一段,舞一段,鼓一段。忽然就都沉浸進去了。

    宋人的美學是內斂,不過在導演心中,這種“含蓄”,不是完全收起來。好比逛中式園林:“一小塊慢慢地浸入式去欣賞,穿過曲徑通幽,然后繞過假山隱蔽,一點點地去到最后,一轉身你才看到了他的全貌。”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只此青綠》的舞蹈,也有這樣一些“園林感”,置身其中,如臨其境。在靜態的舞蹈中,感受著舞者對青綠的愛,希孟對山水的愛。

    就如兩位老師所言,宋人的內斂,更動容之處,或許在于:“他們的笑容是不給任何人的,他是笑自己幸福和美好的生活。”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只此青綠》有許多“虛構”的故事,比如希孟的經歷。

    歷史上,畫作完成時,希孟僅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雖然和今天的18歲或許不在一個年齡維度上,古時的十八歲更成熟些,但無論哪個朝代,少年的心性總是不變,做事情,都比較純粹。

    而在舞劇的后半場,希孟也正式畫畫了。天寒地凍里,他衣衫單薄只能搓手抱臂取暖,卻在昏暗的燭光下畫了一卷又一卷,呈給宋徽宗看,但一次又一次被打回來。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希孟變成了一個落寞低沉的少年,此夜天空都揚起了雪,不過,他卻像一個暗黑大雪中紛飛的人,不舍地、痛苦地、輾轉地,卻又執著不放棄。

    那一刻全場陷入了寂靜,直到,舞臺上同心圓轉動,展卷人穿越時空而來,給希孟披上了外衣。他頓了一頓,突然靈感噴涌,奮筆疾畫。

    導演說:“大雪未必真的是現實中的雪,是我們和希孟的一份聯系。”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無論有名無名,無論過去現在,每個藝術創作者,都曾走進那一個雪夜,但都曾有一輪朗朗明月,照耀著那些“少年心性”的人,滿懷風雪,初心不改。

    在舞劇最后,展卷人和希孟雙人翩然起舞,如高山流水的相遇,既是惺惺相惜,也是以藝術致敬藝術,更以一顆少年心碰撞另一顆少年心。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采訪最后,兩位導演說起,故宮研究院的老師說的話:“中國畫有很多印章,這些是遞藏者們的。”如今《千里江山圖》在故宮,它的這一任遞藏者,是故宮。

    其實也是我們。就像有人把它跳成了一出舞蹈詩劇,有人參觀畫展,有人把它做成文創,有人分享了這個故事。

    立冬將至,《只此青綠》從北京出發,去了上海 、蘇州,也來了廣州大劇院。未來它還會去杭州、南京、重慶、西安、濟南、哈爾濱、廈門,最后返京。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不禁想起李白的詩:“今人不見古人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是。”九百多年后,我們也當著這一輪朗照千年的明月,向《千里江山圖》,向一個個遞藏者,致意。

    這里是物道《國風千尋》欄目。我們希望“傳統文化是活著的文化,不但活著,而且不能只活在學者專家身上,必須活在眾人百姓之中。”

    希望這抹青綠,也在你心中,熠熠生光。

    希望這千里河山,有你遞藏的一份子。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當《千里江山圖》變成舞蹈詩劇,我看到中國絕色的魅力

    圖片由《只此青綠》劇組、廣州大劇院授權提供,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