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讀紅樓 / 待分類 / 從冷子興演說榮府和賈環誣告寶玉,看紅樓...

分享

   

從冷子興演說榮府和賈環誣告寶玉,看紅樓夢里的信息是如何傳播的

2021-11-08  少讀紅樓

今天來說一個比較有意思的話題,紅樓夢里的信息都是如何傳播的?

賈府人多事雜,想要把一件事辦好,單憑一人之力不太現實,而想要弄清一件事的原委,也不是只憑主觀臆斷或道聽途說就可以,很多時候需要具體辦事的人,去了解事情真相。

如果在沒有得到確切消息就傳播出去,這就屬于典型的未經證實的消息。或將消息拆解重新組合甚至捏造未曾發生的消息,就大肆傳播某人某事,這就屬于假消息了,是造謠,是可不信的。

咱們不妨看看賈府中那些或真實或虛假的消息,都是如何傳播的。

冷子興演說榮國府一回,算得上是關于賈府消息傳播的典型案例,但冷子興作為一個古董商人,并非賈府之人,很多事情他并沒有親身經歷,更沒有親眼看到,因此,他的演說,其實是有些虛假或夸張成分的。

也就說,冷子興關于賈府的一些消息傳播,并非全部屬實。舉個例子,關于賈元春和賈寶玉的出生時間,冷子興顯然就搞錯了。

他說賈元春出生在大年初一,這沒錯,但他又說“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也就是賈寶玉。如果按照冷子興的消息,賈元春只比賈寶玉大一歲,從元春省親一回可知,這根本不可能。

因此,冷子興的消息是不真實的,或者他聽來的消息就是這樣的,或者他自己加了戲,畢竟曹公也說了是演說,所以不能全部作為事實來參考。

冷子興另外一個身份是周瑞家的女婿,而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所以他的消息來源應該是自己的夫人,也就是周瑞家的女兒。

冷子興的夫人從娘家陸陸續續聽來了不少關于賈府的奇聞異事,夜里夫妻閑話時,又一次次分享給了丈夫,于是冷子興對賈府人事也就有了大概的了解,進而會不止一次將其作為談資分享給身邊朋友。

所以,賈雨村聽到的消息來源,應該是這樣的:周瑞家的→周瑞家的女兒→冷子興→賈雨村。這里面,冷子興的消息來源,因其古董商人的身份,還有可能有倒賣賈府古董的一些下人的參與。

我們知道,信息的傳播層次越多,參與傳播的主體越多,失真的可能性也就是越大,因為人作為傳播的主體,在參與傳播時,會因為知識水平、表達能力、興趣愛好、職業背景等等因素產生偏差。

再說賈寶玉挨打前的一個信息傳播。賈寶玉挨打的原因,用政老爺的一句話可以概括“在外流蕩優伶,表贈私物;在家荒疏學業,淫辱母婢。”

這“淫辱母婢”四字,說的是此前賈寶玉當著母親王夫人的面,與金釧兒調笑一事,這件事作為讀者的我們,都在跟前看得清清楚楚,說寶玉有些忘情是有的,但說他“淫辱母婢”根本不存在。

但這件事是如何被政老爺認定成為事實的呢?有一個人起了關鍵作用,他就是賈環。

賈政本就因忠順王府長史官來府上指名道姓尋人而被寶玉氣的目瞪口呆,偏偏此時又被庶子賈環撞了個滿懷。賈環的一句話,把賈寶玉送到了死亡的邊緣。

他跟父親賈政說:我母親告訴我說,寶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著太太的丫頭金釧兒強奸不遂,打了一頓。那金釧兒便賭氣投井死了。

賈環說的這些,作為讀者的我們都知道,根本就不是事實,完全就是無中生有的污蔑,屬于故意編造的假消息,但這假消息對于正在氣頭上的政老爺來說,早已失去理智的他哪里還會去查證消息來源,加上他此前對寶玉“酒色之徒”的主觀認定,于是直接相信了賈環的話。

一個涉及到金釧兒的名聲,一個涉及到賈寶玉的生死,這么重要的消息,本應該實事求是,客觀公正,但卻被歹毒的趙姨娘加以利用,成了險些害死寶玉的匕首,“人言可畏”真能害死人啊。

我們分析下消息來源,賈環是聽母親趙姨娘說的,那么趙姨娘聽誰說的?寶玉和金釧兒在王夫人房里調笑時,還有哪些人在跟前呢?

原文有一句話“只見幾個丫頭子手里拿著針線,卻打盹兒呢。”能在王夫人屋里服侍的大丫鬟,除了金釧兒,還有其妹玉釧兒,還有彩云和彩霞。

玉釧兒自然不可能去壞自己姐姐名聲,王夫人更不可能將此事說出去害自己兒子,那么剩下的只有彩云彩霞。

我們知道,這彩云彩霞雖然是王夫人的丫鬟,但她們卻都與賈環相好。寶玉跟金釧兒調笑時,金釧兒說過一句話:我倒告訴你個巧宗兒,你往東小院子里拿環哥同彩云去。

也就是說,彩云此時不在場,也就排除了她,那么我們基本可以斷定,打盹兒的丫頭里,最可能看到寶玉和金釧調笑并告訴趙姨娘的人,就只有彩霞了。

于是,賈環在賈政跟前誣告寶玉強奸金釧的消息傳播鏈條基本就清楚了,應該是這樣的:彩霞→趙姨娘→賈環→賈政。

我們還得分析下,這個消息的問題出在哪,為什么在傳播過程中,發生了“變異”?是源頭的彩霞那嗎?從原文來看,彩霞一個姑娘家,即便他再喜歡賈環,也不大可能將看到的事實扭曲成寶玉強奸金釧兒。

最大的可能是,寶玉和金釧調笑被王夫人發現,她打了金釧兒并將其趕出后,這些事實都被彩霞全程看到,背后她也如實地悄悄地告訴了趙姨娘,而趙姨娘將這消息進行了“深度加工”。

趙姨娘是個什么人我們都知道,寶玉挨打之前,她就曾伙同馬道婆行魔魘之法,想要害死寶玉鳳姐,卻被一僧一道救活,這一次她從彩霞告訴她的消息中,再一次嗅到了機會。

但她自己又不好出馬的,于是兒子賈環再一次成為她的槍口,她把彩霞所述事實添油加醋,按照能置寶玉于死地的方向,故意捏造了一個子虛烏有的“事實”出來,將寶玉與金釧兒調笑,篡改成了寶玉強奸金釧兒未遂。還把王夫人打金釧兒說成了寶玉因強奸未遂打金釧兒。

不僅如此,趙姨娘最狠的是,她在寶玉強奸未遂和金釧兒之死兩件事之間建立起了因果關系。經賈環一說,似乎金釧是因寶玉強奸未遂羞憤而死,這相當于把金釧兒之死的主因都推到了寶玉身上,賈政聽了如何不氣?他氣的面如金紙。

不得不說,趙姨娘太歹毒了。原本只是小兒女之間常有的調笑,無傷大雅,至多有些不尊重,然而經趙姨娘這么一頓添油加醋,最開始的消息早已面目全非,新的虛假消息像一支毒箭“粉墨登場”,不僅射在了政老爺的心上,更射中了賈寶玉的命門。

從冷子興和趙姨娘兩件事的消息傳播上我們可以看出,準確無誤,權威可靠的消息來源,實事求是,客觀公正的傳播過程是多么重要,一旦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將直接導致信息的失真乃至直接成為虛假消息。

作者:夕四少,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