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趣味歷史 / 待分類 / 《七步詩》:成型于曹植去世二百年后,并...

分享

   

《七步詩》:成型于曹植去世二百年后,并且有三個版本

2021-11-08  腦洞趣味...

馬斯克引用發動一首中國很著名的古詩破圈火到了國外,引起了一大批國外的網友來探究他的深意,而這首詩就是課本上都出現過的《七步詩》: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關于這首《七步詩》的作者,比較廣為人知的說法是三國時期的曹植,他借燃燒豆桿煮豆子一事,講述了封建王朝里兄弟相殘的殘酷現象。

但在詳細了解過這首詩的流傳背景后,我卻發現這首詩的作者并不是曹植,而是他人借曹植的名義流傳下來的“新·曹植”詩,正如唐·杜甫的作品和杜甫的作品完全是兩個人的作品一樣。

為什么這么說呢?咱們先來看看《七步詩》的原始記載。

一、最早記載“七步詩”的書出現在曹植去世二百多年后,在曹植同時期的文人筆記和曹植自己編纂的作品集中并未有七步成詩的記錄;

關于“七步詩”的由來,最早的記載是在曹植去世二百多年后的南北朝時,南朝宋國的文學家劉義慶所編寫的《世說新語》中,并且有趣的是,在《世說新語》中還記載了三個不同的版本。

?第一個版本

據《世說新語·文學》篇記載,魏文帝曹丕曾經命令東阿王曹植,在七步之內作成一首詩,如若不然,就要判處曹植死刑。

于是,曹植應聲便當場作詩一首: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這個版本的故事是最廣為人知的,但這個故事有兩個致命的問題:無論是故事中流傳的詩,還是曹植當時的封號跟我們現在的常識都是有出入的。

出入一是曹植被稱為東阿王時,曹丕已經去世三年了,試問死去的曹丕又如何針對曹植呢?出入二是這個版本的七步詩屬于六句詩,我們熟知的版本是四句詩。

當然,光憑這兩點,我們還是無法斷定七步詩就是一首假托曹植之名所做的“假詩”,咱們再來看看另外兩個版本。

?第二個版本

這個版本是李善注引用的古本《世說新語》中的內容,他如是記載:

“魏文帝令陳思王七步成詩,詩曰:萁在灶下然,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比起第一個版本,這個版本明顯更接近于我們現在熟知的版本,如果將兩者集合一下的話,借用第一個版本的劇情,一首流傳了上千年的名作就誕生了。

?第三個版本

這個版本的七步詩,頗有些戲劇性,現存版本的《世說新語》已不可見,只有《太平廣記》中引用的記錄流傳了下來:

有一次,曹丕和曹植一同出游,二人見兩頭牛在墻邊角斗,其中一頭牛不敵墜井而亡,曹丕便下令讓曹植在一百步內做一首《賦死馬》詩,要求還特別刁鉆“不得道是牛,亦不得云是井,不得言其斗,不得言其死”。

換做是我,看到這么刁鉆的題目,一定特別頭疼,曹植不愧是大才子,他坐在馬上,策馬奔騰,一邊奔馳,一邊提筆賦詩道:“兩肉齊道行……盛意不得泄。”

等到曹丕滿意的點頭后,曹植又作了一首詩,來哀嘆自己的處境:“煮豆持作羹,漉豉取作汁。萁在釜下然,豆向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同一本書中,關于“七步詩”的記載,有三個不同版本的故事,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如果這首詩當真是曹植所做,又怎會出現這樣的矛盾點呢?

細讀史書,我們會發現曹植曾經出版過自己的作品,在他的《前錄自序》中有這樣一句話:“余少而好賦,其所尚也,雅好慷慨,所著繁多。雖觸類而作,然蕪穢者眾,故刪定別撰,為前錄七十八篇。”

據此我們可知,曹植曾經將自己作品中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78篇,整理成了作品集發表,而《七步詩》卻不在這個作品集中。

再者,魏明帝曹叡曾下令,將曹植所著百余篇賦、頌、詩、銘、雜論收集起來,整理成文集收藏在宮廷內,《七步詩》也不在其中。

如何同時代的文獻不見關于《七步詩》的任何記載,卻在曹植去世兩百年后,出現在《世說新語》中,并且還有三個版本呢?

這只能說明“七步詩”并非曹植的作品,而是他人借曹植的名義發布。至于他人為何要這么做,其實很簡單,要么古人是為了能讓自己的作品借大家之名流傳后世,要么就是想表達自己的某種政治傾向,只是自己人微言輕,只有借名人之言才能引起他人的重視

據《晉書·曹志傳》記載,晉武帝時期,有一篇盛傳是曹植所作名為《六代論》的文章很有名,晉武帝讀罷感觸良多,便拉來曹植的兒子曹志詢問道:

“這篇文章是你的父親寫的嗎?”

曹志答道:“我父親的文章都整理到了宮廷珍藏的文集中,您按照目錄查詢便是。”

晉武帝司馬炎命人查閱后,并未發現有這篇文章,他又問道:“目錄中并無這篇文章,這是誰的作品呢?”

曹志這才揭開謎底:“據臣所知,這是族父冏所作,他因為我的父親才名在外,便想假托我父親的名義,讓自己的作品流傳下去。”

從曹志這番應對,咱們可以看出,在他的心中,曹植的作品基本都收錄在文集中,若是不在文集中的作品,則是像他族父那樣,假借曹植的名義,把自己的作品歸附在了曹植的名下,并且這樣的事情看樣子在當時并不少見。

對于這一假借名人之言發布自己觀點的現象,魯迅最有發言權:“我實在沒有說過這樣一句話。

二、記載“七步詩”的書,主要是收集當時的文人奇聞異事,可信度不如正史;

《七步詩》還有一個很大的漏洞,那就是按照《世說新語》的說法,那時的曹丕已經稱帝,他對曹植動了殺心。而據史料可知,曹丕登基后,唯一一次算得上起殺意的事件,是曹丕篡漢登基后,曹植穿上喪服,放聲哭泣,激怒了曹丕。

這件事發生后,曹丕因為母后卞氏的緣故,也只是將曹植數次徙封,讓他遠離政治中心,做一個閑散的宗室,并未做出實質上威脅到曹植性命的事情。

而另一邊,曹植在認識到自己無力和曹丕抗衡后,也很識時務,多次向曹丕獻出寶物,表達自己服軟的意思,面對這樣謙遜的曹植,曹丕和他之間的關系有了明顯的緩和,按照曹植自己的說法是:“(指黃初六年,曹丕去看曹植的事)今皇帝遙過鄙國,曠然大赦,與孤更始,欣笑和樂以歡孤,隕涕咨嗟以悼孤,豐賜光厚,訾重千金……

綜上所述,單憑小說集《世說新語》的說法,顯然“七步詩”為曹植所作的真實性是存在很大漏洞的。

感謝大家的閱讀,祝朋友們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心想事成,萬事如意,覺得文章好的朋友們,可以給文章點個贊,關注一下嗎,每天都會給您帶來好文章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