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經嬸兒 / 待分類 / 備胎23年,努力8395天?,這個55歲的男人還...

分享

   

備胎23年,努力8395天?,這個55歲的男人還是沒有“轉正”

2021-11-09  正經嬸兒

報告祖國,我們圓滿完成任務!

北京時間2021年11月8日1時16分,經過約6.5小時的出艙活動,神州十三號的3名航天員平安返回天和核心艙,圓滿完成出艙任務。

他們的一小步,我們的一大步。

自2003年,“中國航天第一人”楊利偉打開了太空之門后,18年來,一共有15位航天員將五星紅旗送上了太空。

但有些人離太空越來越近,也就有人離太空越來越遠。

就像航天員鄧清明。

他和楊利偉一樣,屬于我國的第一代14名航天人中的一員。

如今,包括楊利偉、聶海勝、景海鵬在內的8人,已夢圓太空,另外5人卸甲離隊。

只有鄧清明,是唯一一位沒有執行過飛天任務,又仍在現役的首批航天員。

55歲的他,在追夢路上,已經走過了23年。

1966年3月16日,鄧清明出生在江西省宜黃縣東陂鄉一個農村家庭,兄妹5人,他是大哥。

高三那年,空軍到學校招飛,鄧清明報了名。

在河北保定航空兵預備學校,渡過了八個月的預校培訓結束后,他被分配到新疆哈密第八飛行學院,成了一名光榮的飛行員。

彼時,坐在戰斗機里的鄧清明怎么也不會想到,一個千里之外報告,竟會讓自己與曾經無數次仰望過的星空結緣。

那是1995年8月,中國載人航天工程指揮部向中央軍委提交了選拔中國航天員的請示。

同時建議借鑒美蘇(俄)經驗從現役空軍飛行員里選拔預備航天員。

原國防科工委和空軍聯合組成了航天員選拔小組,中國首批航天員的選拔活動正式開始。

從3000名飛行員中,選出了800人,再經過篩選,選出了60人,最終,確定了14名飛行員,組建了航天員大隊。

而鄧清明,就是其中之一,那一年,他剛剛三十歲。

鄧清明還記得,1998年1月5日,那一天,他莊嚴宣誓:

“英勇無畏,無私奉獻,不怕犧牲,甘愿為祖國的載人航天奮斗終生。”

從這天起,他從一名飛行員成了一名航天員。

但沒想到的是,這句“奮斗終生”的誓言,真的應驗了。

在航天隊伍里,鄧清明做了23年“備份航天員”。

備份航天員的意思是做好準備,萬一執行任務的航天員生病或者不舒服、不能執行任務,作為備份就要頂上去。

說白了就是備胎。

但備胎也不好當,除了不能執行任務,也必須一樣訓練、一樣吃苦。

訓練的科目、時間、內容、強度以及考核標準,都是一樣的。

甚至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備胎要更嚴格。

“在訓練過程中,必須始終保持非常優異的成績,最佳的狀態,最后才能夠進入去執行任務的梯隊。”

遺憾的是,鄧清明一直在準備,從未被“轉正”。

2003年,楊利偉乘坐神舟五號一飛沖天,創造了歷史。

這也意味著作為隊友的鄧清明只能等一下次機會。

2010年,鄧清明被選入了強化訓練隊,成為神舟九號飛行任務備份航天員。

結果任務開始前,鄧清明落選。

后來神舟十號任務,鄧清明最后因為微乎其微的分差再次與夢想擦肩而過。

“差距都是微乎其微的,也就是零點幾分的那種差距。”

在一次采訪中,鄧清明攤開雙手、微微搖頭,話語中透露著些許無奈。

那一年,鄧清明已經47歲,他并不知道“神十一”會是什么時候,但他依然保持訓練。

甚至在2013年體檢的時候,因為身體里查出一個非常細小的結石,還大費周章做了手術。

2016年神舟十一號任務,鄧清明再次作為備份航天員來到酒泉衛星發射中心。

這次,是他離飛天夢想最近的一次。

從受領任務開始,在備戰的三年里,鄧清明完成了和主份同樣數量、同樣標準的訓練。

尤其在“神十一”最具挑戰的33天模擬驗證試驗中,他發揮堪稱完美。

但發射前一天,總指揮部召開會議,宣布由景海鵬、陳冬執行神舟十一號任務。

鄧清明說當時聽到結果的時候,懵了一下。

“當時什么都說不出來,停了一會兒,我轉過身面對海鵬,緊緊地抱住了他,說了一句:海鵬,祝賀你!海鵬也深情地回了一句,謝謝你,兄弟!”

接近兩分鐘的時間里,整個問天閣大廳非常安靜。

這一幕,令在場的許多人流下了淚水。

曾經,在2006年,神舟六號飛船上天的時候,女兒鄧滿琪看著同學的爸爸費俊龍、聶海勝能夠飛天,哭著問鄧清明:“為什么你總是上不了天啊?”

鄧清明沒辦法回答,他只能勉強地寬慰女兒說:“還有機會的。”

飛行與飛天,雖一字之差,但相差千里。

每次神舟飛船返回艙成功著陸,迎接航天員的是無數關注的目光,他們的一切細節都被詳盡地記錄了下來。

而屬于鄧清明的歡迎隊伍只有兩個人——妻子滿顏紅和女兒鄧滿琪。

妻子會特意穿上紅色的衣服,手捧鮮花,母女二人會提前把家收拾得干干凈凈,準備一桌豐盛的飯菜。

其實如果不做備胎,以鄧清明的實力,可以一步一步成為飛行中隊長、大隊長、飛行師長,直至將軍。

甚至現在可能已經開上了殲20。

但鄧清明說,既然選擇這條路,不管主份備份,都是航天員的本分,要努力,不要放棄。

“任務的成功即是我的成功,我寧愿做一塊默默無聞的基石,也絕不容忍自己在號角催征時,還沒有準備好。”

23年,8395天,201480個小時,做一件事,追一個夢。

這夢太遠,遠在九天銀河之外,這夢又很近,近在鄧清明23年堅守的日日夜夜之中。

而要問一個人能為夢想堅持多久,鄧清明的回答是一輩子,他絕不會輕易按下夢想的暫停鍵。

事實上,在許多領域都有像鄧清明這樣的備胎。

國慶閱兵,被告知只能作為“備份飛行員”的張曉佳,沒有半字抱怨,以最佳的技術,守護姐妹們順利飛行。

同樣被挑選為參加國慶60周年閱兵慶典活動隊員的22歲姑娘程誠,接到任務后,每天早上堅持3點起床練習口令。

“當時,我的嗓子都喊啞了,但還是堅持在喊,喊到咳嗽都會有血絲,聲帶破了,有一段時期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本以為克服了身體的難關就可以參加閱兵儀式了,沒想到的是,她最終被改為替補領隊。

還有女排隊員徐云麗,在賽場上被大家稱為“南長城”,只要她在,女排就穩了。

但事實是,徐云麗在隊伍里大多數時間擔任替補。

在采訪中,她們說,剛開始知道自己要做備份的時候,肯定會有一些小的情緒,但是很快就調節過來了。

因為換個角度來看,對一個團隊來說,有備份是要防止用而無備,這是重要一環。

而備而未用恰恰說明一切正常、沒有意外,這就是勝利。

想起楊利偉曾說過一句話:

“有一些群體,有無數的鮮花和掌聲托舉著,大家有更多機會看到他們的閃光點。

但我們更要關注和感謝那些默默無聞的人,他們的奉獻和內心的責任,才是中國發展的原因。”

的確,無論是申請出戰,還是陪跑訓練,“備胎們”戰勝自我、超越自我的奉獻精神,早已通過各自的方式,傳遞到更多地方。

這是一個關于成長,關于成全的故事,也是偉大“中國夢”的拼圖一塊。

就像一汪泉,無論處在什么樣的位置,始終清醒,豁亮,守得住自己的底線,綻放著自己的光芒,值得同等的掌聲。

奮斗的青春是激蕩的,備胎絕不是氣氛組,愿我們都能捕捉萬水千山中的繁星點點,最終成為想要成為的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