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趣味歷史 / 待分類 / 2007年,三歲女童睡覺時神秘失蹤,英國警...

分享

   

2007年,三歲女童睡覺時神秘失蹤,英國警方追兇十三年耗費一個億

2021-11-09  腦洞趣味...

每當兒童失蹤案發生,兒童的去向便會一直牽動著許多人的心,在這其中最為揪心牽掛的,必然是父母。

不過,你可曾聽說過這樣一起兒童失蹤案——她的失蹤曾震驚了全世界,甚至連著名球星貝克漢姆都曾為她發聲,呼吁社會各界提供線索;為了追查她的下落,英國警方整整追兇十三年,不惜耗費一億多人民幣,可惜最終仍是杳無音訊。

1.前言

她的失蹤案也被許多媒體稱為21世紀最詭異,最駭人聽聞,耗資最多的兒童失蹤案;而她的父母,卻因為某些令人憤慨的緣故始終沒有洗清嫌疑。

這名失蹤的女童,叫做瑪德琳·麥卡恩。

瑪德琳·麥卡恩

2.失蹤過程

2007年4月28日,時值復活節春假期間,由于寒冬剛過,海邊沙灘開始適宜旅游,居住于英國萊斯特市,供職于英國萊斯特市綜合醫院的格里,凱特夫婦便計劃帶著他們的三個孩子——大女兒瑪德琳和她的兩個龍鳳胎弟妹一起出去旅游。

選來選去,這對夫婦最終選定的地方是位于葡萄牙法魯區阿爾加維大區的盧什——雖然只是個擁有一千多人的海濱村莊,但由于沙灘風景優美,氣候宜人,所以這里一直是全歐洲聞名的度假勝地,也有許多英國人喜歡在這購買土地與房產,堪稱“小英國”。

于是,事不宜遲,第二天,格里夫婦一家便啟程搭飛機飛往了盧什。

格里,凱特夫婦

歡樂的時光永遠都是一晃而過,時間很快來到了5月3日,這天是格里夫婦一家結束度假的倒數第二天。

為了送別格里夫婦,這天白天,居住在盧什的朋友便提議要搞一次晚間聚會——就安排在距離格里夫婦一家居住的度假村酒店50米遠的餐廳舉行。

由于覺得路程并不算遠,于是格里夫婦便欣然同意了他們熱情的請求。

瑪德琳

時間轉眼來到了夜晚。

安頓好瑪德琳的弟妹入睡后,格里夫婦便輕輕關上了門,來到了隔壁瑪德琳的房間——雖然有了弟弟妹妹,但通過試管嬰兒技術才艱難地來到這個人世,三歲多的大女兒瑪德琳一直是他們最疼愛的孩子。

房間里,瑪德琳猶自緊張地縮在床頭,圓睜著她那雙灰綠色的漂亮眼眸警惕地環視著四周,雖然已經和爸爸媽媽分開睡有一段時日了,但是今天她卻有種預感——一種莫名的,不知來自何方的恐懼正在她的心中蔓延。

格里夫婦

就在這時,門開了,正當她的心驟然提到嗓子眼時,格里夫婦走了進來。

“爸爸,媽媽!”見是爸爸媽媽來了,瑪德琳心中的煎熬與恐懼頓時無限放大,滋溜一聲下了床便沖向了爸爸媽媽的懷抱。

察覺到女兒強烈的不舍與害怕,格里夫婦趕緊警惕地瞅了瞅房間里的每個角落,卻沒有看見任何可疑的跡象,門窗也都完好無損,便趕緊蹲下身來望著瑪德琳,媽媽凱特率先溫柔地笑問道:“瑪德琳,怎么了?”

由于年紀尚小,支支吾吾了好一會,瑪德琳還是不能說出自己心中的恐懼與不舍源自何方,最終只能不舍地望著爸爸媽媽開口道:“我有些害怕。”

瑪德琳

“為什么呢?”

面對父母關切的眼神,瑪德琳只能搖搖頭。

眼見去聚會的時間還比較充裕,屋子里也沒有什么奇怪詭異的異象,格里夫婦只當是孩子小,懼怕陌生環境,還想著依賴父母,隨即把女兒抱上了床,開始給她講故事,唱搖籃曲哄她睡覺,還把一只毛絨小貓玩具放在了她的枕頭邊。

漸漸地,在搖籃曲與睡前故事的催眠下,瑪德琳的眼皮變得沉重起來,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懼也逐漸消散了;但父母溫柔的臉龐依舊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夠……

“放心吧,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的。”

最終,她帶著滿腔的不舍沉沉睡去了。

瑪德琳

出門后,回想起女兒剛才緊張又不舍的模樣,母親凱特心里也隱約有些不安起來,可又不想爽約,便拉住就要向前走的格里一臉擔憂的開口道:“以前即便我們出遠門,女兒也沒有這么不安過,這不太正常;我有些不放心,待會我們得回來看看她們。”

看著她擔憂的模樣,父親格里的心頭也浮現起了女兒剛才的種種反常,不由得漸漸凝重了表情,點頭稱是。

兩人隨即往聚會的餐廳趕去,可他們誰也沒有發現,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草叢里,一雙冷酷,邪惡的眼睛正在默默地注視著他們。

餐廳里的氣氛十分熱烈,酒過三巡,格里夫婦很快便與其他人一樣酒酣耳熱起來,由于席間有幾位是很久未見的老友,父親格里與他們聊得火熱,漸漸便將女兒的反常拋之腦后,而母親凱特雖然一直記掛著兒女們的安危,每隔半個小時都會回去看望,但由于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便也漸漸放下心來。

格里夫婦

時間很快來到了九點半,正當凱特起身想要繼續回去探望時,一個聲音突然叫住了她。

“你別去了,讓我去吧。”

凱特扭過頭一看,是他們的老友馬修,只見他此刻也站起身來,臉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我也要回去看一下孩子,就幫你順便看一下吧,請把鑰匙給我。”

“謝謝。”由于知道他素來熱心腸,加之同住在一個度假村,凱特也沒多想,當即掏出鑰匙遞了過去……

十幾分鐘后,馬修便回來了。

從馬修手中接過鑰匙后,凱特立馬焦急地問道:“我的孩子們一切都好嗎?”

“一切都很好,沒有什么異常情況。”望著格里夫婦的一臉擔心,馬修仍然笑得人畜無害。

聽到這話,凱特將信將疑地放下心來;之后的半個小時,望著眼前依然熱鬧的聚會,她的心里卻突然有了種再也融入不進去,心不在焉的焦急感,那些找自己攀談的似乎不再是老友,反倒成了一個又一個阻礙自己去尋找,去保護女兒的障礙。

瑪德琳失蹤案

終于,半個小時過去,十點整到來,她趕緊站起身,不顧一切奪門而出,狂奔了幾分鐘便趕回了度假村——不知道為什么,她的心已經莫名其妙的焦急萬分。

進屋后,凱特趕緊打開了燈——屋子里沒有絲毫異樣,兒女們所在的臥室大門仍然好好的關著。

是我多慮了么?

她首先拉開了雙胞胎兒女的臥室大門,屋子里依舊游蕩著熟稔的呼吸聲,她的雙胞胎兒女仍舊沉浸在睡夢中,完好無缺。

難道是瑪德琳?

面對此情此景,凱特迅速回想起了大女兒瑪德琳在他們前往聚會前種種反常的不舍,趕緊轉身拉開了旁邊的臥室大門。

這一次,厄運驟降——瑪德琳失蹤了!床上只剩下了他們臨出門時放在她床頭的那個毛絨小貓玩具,臥室的窗戶也早已被人打開了大半,卷簾窗也升了上去!

凱特驟然感到眼眶一陣滾燙,鼻頭陡然一酸,由于害怕兇手仍然藏在屋子里,她趕緊給格里打去了電話:

“親愛的,快回來吧,快點,瑪德琳,瑪德琳被人抱走啦!”

格里夫婦

3.苦尋無果的葡萄牙警方

幾分鐘后,格里便與先前參加聚會的朋友們一起飛奔回了度假村,當他們沖進屋內時,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正縮在墻角環抱著自己,正在低聲嗚咽的凱特。

格里首先跑進瑪德琳的臥室看了看,確認大女兒確實失蹤了后,便轉身撥開人群,揪住了在九點半時幫他們來看孩子的馬修的衣領,憤怒地質問道:“你不是說孩子們一切都好,你不是說沒有任何異常?!是不是你把我的女兒抱走了?”

望著格里潮紅的眼眶里積蓄的淚水,馬修頓時被嚇得一臉煞白,隨即便茫然失措,結結巴巴地替自己辯解道:“不,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抱走你的女兒,請你相信我——我當時也打開門向房間內看了一眼,因為沒有聽見孩子哭就走了。”

因為沒有實質性的證據,格里也只能暫時相信他的這番說辭,隨即一行人便將酒店翻了個底朝天,途中也有一些好心人加入了搜尋,可仍然沒有找到瑪德琳的絲毫蹤跡。

而他們的搜索也引起了度假村管理人員的注意,他們隨即答應了格里夫婦萬般無奈之下的求助——當天晚上,度假村酒店的每個角落幾乎都能聽見人們呼喚瑪德琳的聲音。

最終,搜尋行動一直持續到了凌晨四點,大家找遍了整個盧什,可終究一無所獲。

早已是五內如焚的格里夫婦哪顧得上休息,搜尋無果后,他們立刻報了警,把最后的希望壓在了警方身上。

可葡萄牙警方隨后的一系列操作讓他們頓時幾乎陷入了絕望。

首先由于之前盧什當地治安一直不錯,當地的葡萄牙警方警力一直沒有部署充足,根本無法進行地毯式搜索,而且時值凌晨四點,許多警員早已下班,并且拒絕為了瑪德琳返回崗位。

就這樣,48-72小時的黃金搜索時間被白白浪費了。

而由于葡萄牙警方的不作為,案發現場瑪德琳的臥室也沒有被第一時間保護起來,導致至少有二三十人頻繁進出,等警方趕到時證據早已被破壞得一塌糊涂。

并且,警方就算趕到了現場,也多是在做無用功,他們開始征集線索,最終畫出了這樣一幅嫌疑人的畫像:

嫌疑人畫像(這幅畫像被英國媒體諷刺為雞蛋上頂了一坨假發)

此畫像一出,立刻被第一時間關注此次事件的媒體大肆報道,葡萄牙警方也瞬間成為全球的笑柄。

眼見葡萄牙警方如此無能,氣不打一處來的格里夫婦只好繼續動用自身的人脈,求助于更多媒體以及母國英國的司法機關,希望他們能協助調查或是給葡萄牙警方施加壓力。

英國警方很快受理了此案,開始協助葡萄牙警方在各個公路的路口設置了檢查點,也重新搜查了盧什當地的所有酒店,甚至將目光放在了格里夫婦的朋友身上——可是排查了一圈后,他們居然都沒有嫌疑。

此后的幾天,兩國警方仍然在堅持不懈地尋找著瑪德琳,為此甚至捕風捉影地逮捕了對該案過分熱心,經常在案發現場附近逗留,還屢屢接受媒體采訪,從警方那里打聽情報的好心人——34歲的英國人羅伯特。

羅伯特

而宛如蒼蠅的媒體在打聽到羅伯特被逮捕的消息后也不分青紅皂白就大肆報道他就是兇手;于是,在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后,羅伯特便以誹謗的罪名將多家媒體告上了法庭,最終獲得了數十萬英鎊的賠償。

時間來到2007年5月20日,經過多方尋找,一位熱心市民終于給警方提供了一條有用的線索,說是曾經看到過一個男人懷抱著一名非常像瑪德琳的小女孩。

警方隨即根據他提供的線索畫出并向公眾公布了那個男人的臉部特寫與全身畫像以及他抱著小女孩時的側身像,可這條線索卻最終石沉大海——并沒有找到嫌疑人的去向。

由于盧什無論是走水路還是走陸路都距離西班牙和摩洛哥非常近,最終心力交瘁的警方只得給予格里夫婦一個初步結論:

——孩子或許已經不在葡萄牙境內,而是被嫌疑人挾持到了摩洛哥或是西班牙。

警方公布的新畫像

就在許多人還在堅持不懈尋找瑪德琳,甚至把盧什的每一塊石頭都翻了個底朝天時,一些怨恨的目光卻在暗地里盯上了格里夫婦。

4.被誹謗的父母

搜尋幾個月無果后,格里夫婦突然從一位尚有良知的葡萄牙警員那得到了一個消息——在葡萄牙警方內部正在廣為流傳一種說法——瑪德琳并沒有被拐走,而是被他們謀殺并悄悄轉移了尸體。

為了證明這個說法,葡萄牙警方甚至從英國請來了一位擅長尋找失蹤和綁架人口的著名調查員——馬克來協助辦案,可當馬克踏上葡萄牙的國土時,葡萄牙警方卻又限制他只能調查一個方向——那就是瑪德琳是被謀殺的。

馬克

格里夫婦當即怒火中燒,可還沒等他們前往當地警局興師問罪時,葡萄牙警方卻先一步帶著一紙搜查令來到了他們的居住地,從他們手中拿走了那只瑪德琳失蹤當夜陪伴著她睡覺的毛絨小貓玩具。

與葡萄牙警方同行的,還有他們從英國請來的兩只嗅探犬——可拉和艾迪。

格里夫婦在電視里見過這兩條嗅探犬,它們是嗅探犬界頂尖的嗅探犬,可以聞出人類尸體或是血跡的特殊氣味,經常被美國FBI和倫敦警方請去協助調查,破案率極高。

很快,格里夫婦便得到了一個結果——可拉和艾迪分別在那只毛絨小貓和格里的車里以及案發現場聞到了疑似尸體或是血跡的氣味!

這個結果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時間許多媒體的態度頓時180度大轉折,直接成了葡萄牙警方的喉舌,開始替葡萄牙警方宣傳格里夫婦和他們的朋友是某地下俱樂部的成員,為了防止被孩子打擾,就對兒女使用了鎮靜劑,結果一不小心用過了量,導致了瑪德琳死亡,于是他們秘密處理了尸體,還謊報失蹤的說法。

英國警方公布的新嫌疑人畫像

一些“吃瓜看客”也對這個說法紛紛表示贊同:畢竟格里夫婦可是醫生,是很容易搞到鎮靜劑的。

與此同時,在英國倫敦方面,那些被可拉和艾迪發現,采集的血液樣本也有了化驗結果,結果顯示——血跡里的DNA與瑪德琳的DNA對比相似度高達80%,不過因為樣本采集過于混亂,無法辨認是否屬于特定對象。

可雖然化驗結果不足以支撐葡萄牙警方的說法,但葡萄牙警方仍然孤注一擲地將格里夫婦傳喚到了警察局進行審訊。

這下,格里夫婦似乎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5.后續與新的線索

而面對媒體和許多對案件一知半解的看客的騷擾和辱罵以及葡萄牙警方的指控,格里夫婦自始至終都堅稱自己是無辜的。

時間轉眼來到了11月,眼看格里夫婦絲毫不松口,又沒有新的直接證據出現來給格里夫婦定罪,葡萄牙警方高層對該案的負責人艾馬拉爾徹底失望,并嚴令他不準再插手此案,同時指派了阿爾梅達正式接手。

艾馬拉爾

被撤換后,艾馬拉爾心中極度不滿,他開始暗中搜集自己曾經的調查“結論”,并根據這些“結論”出了一本書,名字叫做《謊言的真相》,而在書中他依舊認為格里夫婦就是兇手。

此書一經發表,迅速被葡萄牙各界搶售一空,銷量達到了20多萬冊,還被翻譯成了六種語言進行出版;眼看辱罵,騷擾的人越來越多,格里夫婦隨即控告了艾馬拉爾。

結果是,他們獲得了勝利,《謊言的真相》被下架并被永久禁止出版。

格里夫婦與孩子待在一起

可殺害孩子的兇手這一污名他們卻永遠也無法清洗干凈了;時至今日,網絡上依舊有許多看客受到了此書和其他流言的影響,認為他們夫婦就是兇手。

時間來到了2008年7月,瑪德琳失蹤的第14個月,由于一直找不到確鑿的證據,格里夫婦和朋友們終于被葡萄牙警方解除了指控,同時,葡萄牙警方還做了一個讓格里夫婦最終絕望的決定:

結案。

傷心欲絕地回到英國后,格里夫婦再度接受了采訪,并表示:只要能找到女兒,外界的捐款他們一分都不會要,所有的捐款流水也會全部公開,完全透明化。

此后,他們開始另辟蹊徑尋找女兒,由于是英超球隊“埃弗頓隊”的球迷,失蹤時瑪德琳身上還穿著小號的埃弗頓隊服,于是他們找到了埃弗頓隊的老板比爾,希望他可以伸出援手。

比爾(右一)

比爾得知他們的求助后,慨然允諾,并印制了一批印有瑪德琳的照片的白色球衣。

在2007年年度的英超最后一輪比賽中,當所有球員均穿著這身衣服入場時,全場頓時一片嘩然,現場許多球迷也紛紛在觀眾席上打出了“希望瑪德琳能平安回家”的巨大橫幅——這場令人感動的比賽必將永載史冊,青史留名。

與此同時,格里夫婦也找到了著名球星貝克漢姆,了解了情況后,貝克漢姆隨即開始在推特等大型社交軟件上對全世界人民展開呼吁,希望有更多的熱心人士和知情人士能提供新的線索。

面對記者關于此事的采訪,貝克漢姆嚴肅地說道:“我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能行動起來,盡全力找到她。”

舉著瑪德琳照片的貝克漢姆

后來很多球星和明星也紛紛自發伸出了援手,瑪德琳也就此成為全世界人民的牽掛,而在這漫長的13年中,即便花費了一億人民幣的經費,一共調查了幾萬份線索,幾乎上千名犯罪嫌疑人,英國政府也仍然沒有放棄追兇。

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在2020年6月4日,根據新的線索,一名43歲,來自德國,擁有戀童癖犯罪前科的罪犯進入了警方的視野。

這名罪犯的落網,也算為瑪德琳失蹤案畫上了一個并不完美的句號。

最后,筆者在此衷心祝愿——愿每一名失蹤兒童都能早日平安回家,也希望每一名失蹤兒童都能得到社會各界足夠的重視。

筆名:驚鹿

感謝大家的閱讀,祝朋友們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心想事成,萬事如意,覺得文章好的朋友們,可以給文章點個贊,關注一下嗎,每天都會給您帶來好文章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