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讀君 / 待分類 / 你以為的“矯情”,要了20萬中國人的命

分享

   

你以為的“矯情”,要了20萬中國人的命

2021-11-11  精讀君

    終身成長詞典已上線1754/3000詞條

    今天是精讀君陪伴你終身成長的第2951


    01

    前幾天,我在知乎熱榜上看到這樣一個話題:室友哪些不該看的東西被你無意之間看到了?

    第一條回答就把我給震驚了:遺書

    這是點贊最高的答主@喬維里的答案。接著,他講述了一段令人出乎意料的暖心故事。

    遺書放在答主室友的床上,被答主無意間瞥見,內容大致是,雖然沒有遇到什么挫折,或是發生什么不好的事,但就是感受不到活著的意義,想死,希望家人朋友不要怪他。

    這時候,答主突然想到,室友最近剛好辦了請假手續,說想一個人去廈門散心,頓時覺得后背發涼。

    于是,答主火速找來同寢室的其他幾位正在上選修課的室友,商量該怎么辦。

    “有人說趕緊告訴輔導員,千萬別準他的假,有人又說這樣治標不治本,防得了這次防不了下次。

    又有人說,那就趕緊告訴他父母,要不先把他接回家好好看著他,又有人說,這樣不行,人會越關越抑郁。

    最后還是我們宿舍的老大哥,說,他是不是我們兄弟?!

    我們點頭說是。

    老大哥說,那兄弟的命,我們自己救,因為我們是平時和他一起生活待的最久的人。”

    接著,為了挽救一條生命,五個人開始了一段漫長的救助行動。

    通過各種方法,他們查到了室友去廈門的高鐵票,并買了同一班次的車票,跟任課老師和輔導員請好了假,打算陪室友一起去。

    一開始,他們只是提到室友要去廈門的事,一行人順著話茬又聊起了想去玩和想去吃的東西。

    然后老大哥虎軀一震:“要不咱們都去吧!”其他人連聲附和。

    就這樣,五人自然而然地加入了赴廈的隊伍,室友也不好拒絕

    到了廈門,大家一路拽著室友玩,雖然他精神狀態不佳,但好在沒有掉隊,也沒有想不開的機會。

    02

    回到學校后,寢室五人組定期背著室友“開小會”,交換最近各自注意到室友的情緒波動,并保證他的每節課都有人和他一起上,每頓飯都有人陪著。

    為了讓室友盡快好起來,五個人還很委婉地找了心理輔導老師咨詢。

    老師說,人對生活感受不到意義的時候,得多去幫助別人,從幫助別人中得到給予的滿足感。

    于是,他們又從緊盯他、陪伴他,過渡到了需要他的階段。

    誰遇到感情問題、學習問題,都會找室友商量,還時不時讓他幫忙簽個到、帶個飯、借抄作業……甚至連經常對他說的肉麻口頭禪都想好了:“嗚嗚嗚XXX沒有你我可怎么辦呢!”

    大概過了半個學期,室友終于從萎靡不振的狀態中徹底恢復了過來,甚至比大一時還要活躍。

    再后來,室友又開始了經常和大家開團打游戲的宿舍生活,甚至在輸了游戲時被罵“XXX你也太菜了吧!你怎么不去死!”時,也沒見內心起波瀾,而是開心地回懟“哈哈哈你也很菜好吧!你也快去死吧你!”

    大學畢業吃散伙飯的那個晚上,路過宿舍前的一片湖時,留遺書的室友醉醺醺地對答主說:“知道嗎?我之前好長一段時間都想跳下去。”

    好在一切都過去了,室友沒有跳下去,也慢慢從抑郁中走了出來。

    看完這個故事,我突然想起那個直播自殺的女網紅。

    10月14日晚,湖南株洲一位年輕女網紅@羅小貓貓子,在刷屏的起哄聲下,將鏡頭前的一瓶“敵草快”一飲而盡。

    在這之前,羅小貓就在短視頻平臺發布了一條告別視頻:

    “這可能是我最后一條視頻了,我得抑郁癥很久了,甚至在醫院住了兩個多月了。”

    “這是蓋了公章的,我是抑郁癥患者,不是你們口中假的抑郁癥。”


    但看客們似乎并不關心這些,他們辱罵、慫恿,只想看女孩的笑話。

    最終,女孩搶救無效去世,生命永遠定格在了20多歲。

    03

    別矯情了,睡一覺就好。”

    這大概是我們對抑郁癥患者說過最多的一句話。

    但你以為的矯情,其實要了20萬人的命。

    據統計,中國抑郁癥患者已達9000萬人,每年有20萬人因抑郁自殺

    但抑郁癥患者的就醫率,僅為20%。

    也就是說,你身邊的每45個人里,就有3個人是抑郁癥患者,其中至少有一個人有自殺傾向。

    而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并沒有被人發覺生了病。

    一是羞恥心作祟。很多抑郁癥患者害怕被人說“矯情”而不愿透露自己糟糕的精神狀況,因此他們在人前總是樂觀開朗,侃侃而談。

    二是身邊人的冷漠。就像網紅羅小貓,不少旁觀者會認為,她是不是撒謊?她是不是在炒作?畢竟真正想死的人,是不會告訴別人自己想死的。

    史鐵生曾在《務虛筆記》里說過:

    “一個真正想死的人,不會再計較人們說什么。一個拿死說來說去的人,以我的經驗來看,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還在……還在渴望愛。”

    有多少人知道,抑郁癥患者們在微博上寫下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場直播,都是他們有意或無意為看客們留下的求救信號

    如果我們接收到了這個信號,并善意地給予了回應,說不定就能救下一條生命。

    就像知乎答主@喬維里,在挽救留遺書室友的過程中,五個人并沒有多專業,他們做的僅僅只是陪伴。

    心理咨詢師武志紅說過:

    當有人因心理困擾向我們求助時,我們很容易使用陽光戰略,試圖用美好戰勝受傷感,用陽光驅散黑暗。

    然而,這樣的安慰,通常只會令求助者感到失望,他們會覺得,自己的黑暗好像是不對的、不合理的、不應該的。或者,起碼他們會感覺到,自己沒有得到理解。

    那么,該怎樣做呢?用一個字來說,就是“聽”。

    換句話說,遇到一位抑郁癥患者,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陪在他身邊聽他說

    因為所謂的建議,尤其是那種“你不按我要求的去做我就不爽”的建議,是意志的強加,有時會給對方帶來新的困擾。關系越親密,這種強加所帶來的困擾就更大。

    每個人都能給一個人提建議,但只有少數人能做到很好地陪伴

    04

    武志紅提到自己的這樣一段經歷:

    他的一個朋友曾遇到很大的困擾,來向自己求助。

    作為朋友,武志紅沒有保持一個心理醫生的角色,而是像朋友對朋友那樣談話,經常給他提建議,幫他做野蠻分析

    但談了四次之后,武志紅就感到了極大的不耐煩。

    因為每次的對話幾乎都差不多,而朋友卻一點改變都沒有。

    這讓他感到有些憤怒

    帶著這樣的情緒,接下來的談話效果自然一次比一次差。

    后來,武志紅突然明白,憤怒其實是源于自己的無能:他沒發生改變,你感到無能

    明白了這一點后,武志紅深感內疚,并及時調整了談話模式:盡量多聽少說,不提建議,只在很必要的時候做一些分析

    沒想到效果出奇地好,朋友立即發生了改變。

    最后,他和朋友的談話逐漸深入,朋友也越來越明白了自己的問題所在。

    由此,武志紅得到了一個結論:聽比說更重要,陪伴比建議更難。

    美國的金門大橋是全世界注明的“自殺圣地”,而巡警凱文卻在這挽救了200多條生命。

    有一次,橋上有位年輕人翻過欄桿,站在懸空的鋼管上,想要輕生。

    凱文看到了,在這之后的一個半小時里,他沒有過多的勸解,只是安靜地站著,聽年輕人傾訴他的抑郁與絕望。

    最后,年輕人決定從護欄那邊回來,活下去。

    后來凱文問這個年輕人:“是什么讓你回來,并且再給希望和生命一次機會?”

    年輕人說:“因為你聽了。”

    你看,一次短暫的傾聽,就足以讓一個失意者放棄輕生的念頭。

    曾經看過一個關于陪伴的含義,我覺得很有道理:

    在黑暗的森林中,你迷了路,不知該去向何方,我也不知道你該怎樣走,但我可以陪你一段路。

    愿每一位抑郁癥患者,都能遇到善良的陪伴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