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圖書館1m7r / 人物 / 魯迅與蕭紅

分享

   

魯迅與蕭紅

2021-11-12  我的圖書...

人物


魯迅與蕭紅

/墨吟

圖:蕭紅雕像


魯迅對于蕭紅(1911-1942)慈父般的關懷,在文壇一向傳為美談。

1934年11月,蕭軍、蕭紅從關外來到上海投奔魯迅。他們是文學青年,也是一對情侶,初次見面,魯迅聽說他們已身無分文,就借錢給他們安頓生活,并立即把他們的小說予以發表,介紹上海文藝界人士與他們交往,還將他們的作品向美國朋友史沫特萊和斯諾推薦,以擴大國際影響。當蕭紅的新作《生死場》因未能通過檢查而不許出版時,魯迅便以“奴隸社”的名義自費出版,還親自寫了序言。凡此種種,都令二蕭十分感動。尤其是蕭紅,更是對魯迅充滿了崇敬,他們之間的關系也逐漸密切起來。為了便于及時向魯迅求教,1936年3月二蕭決定把家搬到北四川路永樂里,距離魯迅居所大陸新村就很近了。從此蕭紅就成了魯迅家的常客,有時一呆就是一整天。她經常為魯迅家包餃子,煎蔥油餅,因魯迅多年在北京生活,對北方食品很喜歡吃。魯迅看重蕭紅的才氣,把她當作自己的女兒看待,不但經常留她吃飯,還帶著她與家人一起看電影。其時魯迅已經病重,雖然蕭紅頻繁拜訪難免會影響魯迅的工作和休息,但也給病中魯迅帶來不少歡快。

蕭紅幼年喪父,渴望父愛。結識魯迅,她有一種找回父親的感覺。她直率地向魯迅提問:“先生對青年的態度,是父性還是母性的?”魯迅回答說:“我想,我對青年的態度,是'母性’的吧!”魯迅的回答,也許出乎蕭紅的意料,卻又在意料之中。蕭紅從魯迅那里所感受到的,沒有想象中父親般的嚴厲,而是母親般的慈祥和智者的深邃。蕭紅曾寫信請求魯迅用教鞭打她,魯迅復信說:“我不想用鞭子去打吟太太(蕭軍曾用名劉吟飛,故魯迅稱蕭紅吟太太),文章是打不出來的,從前的塾師,學生背不出書就打手心,但愈打愈背不出,我以為還是不要催好。如果胖得像蟈蟈了,那就會有蟈蟈樣的文章。”又說:“我看你們現在這種焦躁的心情,不可使它發展起來,最好是常到外面去走走。看看社會的情形,以及各種人們的臉。”字里行間透露出慈母般的愛和老師對于學生的諄諄教導。

可是不知是出于怎樣的陰暗心理,有人總想從魯迅與蕭紅的交往中找出“不正常”來。例如有一個叫朱大可的人,幾年前撰文說:“蕭紅與魯迅交談甚歡,許廣平似乎意識到了點什么,開始阻止事態的發展。她以魯迅需要休息為由,將蕭紅攔在樓下客廳。”還有人甚至造謠說:在蕭紅到上海的一段時間里,許廣平身上揣著100元錢,以備萬一出現婚變的局面。

這樣的謠言編造得實在也太蹩腳了。且不說魯迅時年55歲,而蕭紅才25歲;且不說蕭紅有自己的男友蕭軍;且不說以100元來應付婚變多么荒唐;單就魯迅當時已經病入膏肓、病情不斷惡化的狀況來說,哪里還有心思和精力去顧及男女之情?至于許廣平將蕭紅留在客廳接待,倒是有可能的,但決非為了“阻止事態的發展”,而確確實實是為了讓魯迅好好休息,蕭紅也應當能夠理解。就在1936年,魯迅于病中寫下“十年攜手共艱危,以沫相濡亦可哀”的詩句贈給許廣平,足見他們感情之深厚,哪里有一絲一毫“婚變”的跡象?

試看如今的明星,緋聞滿天飛,倘若沒有緋聞,反而不像明星了。甚至有的明星還自曝緋聞,以此來炫耀自己,炒作自己。于是就有那么一些好事之徒,故作驚人之筆,挖空心思要從死去的名人那里淘出緋聞來,其目的不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嗎?

(參考資料:王錫榮《魯迅生平疑案》)

(王錫榮為上海魯迅紀念館副館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