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方便 / 心腦血管.血脂... / 不信血栓難融化,只因未識黃芪粥

分享

   

不信血栓難融化,只因未識黃芪粥

2021-11-13  中醫藥方便

粥最養人,“漿粥入胃,則虛者活”。菜有百道,粥有千種,今天向大家分享的一款是藥食兼用粥,大有來頭,能夠融化血栓,暢通血脈。

氣行則血行,氣滯則血瘀。氣不足,就無法推動血液運行,久而久之容易形成血瘀,嚴重了出現血栓。網上說《金匱要略》有個專門融化血栓方子——黃芪粥,可是翻了《金匱要略》也沒有找到。不過,只要有效,出處并不重要。生脈飲那么有名氣,不是也因為出處一直沒有確定下來嗎?


    黃芪粥:黃芪、生姜、桃仁各15克,炒白芍、桂枝各10克,粳米100克,大棗4枚。將黃芪、生姜、炒白芍、桂枝、桃仁一起放入砂鍋內加水500毫升,浸透之后,用文火煎20分鐘,去渣留汁備用。接著,將粳米用500毫升水煮到米開花,然后加入藥汁,再煮沸3--5分鐘即可。


    方子是有黃芪桂枝五物湯加味組成。黃芪桂枝五物湯是治療血痹的。《諸病源候論》:“血痹者,由體虛邪入于陰經故也。血為陰,邪入于血而痹,故為血痹也。”證見身體不仁,肢節疼痛,脈微澀,尺脈小緊等回。

在這個方的基礎上加了桃仁,加大了活血化瘀的力度。擔心的是,買的不是桃仁而被杏仁冒充,或者桃仁里摻和了杏仁,所以,這一點要注意。因為桃仁在方劑中作用很關鍵,也就是說沒有了桃仁,這個方子就是黃芪桂枝五物湯了,只能用于血痹肌膚麻木了,而不能融化血栓了。

桃仁是活血化瘀的要藥。仲景活血化瘀的主方桂枝茯苓丸就用了桃仁。《本經》:瘀血血閉,癥瘕邪氣。《本經逢原》:桃仁入手、足厥陰血分,為血瘀血閉之專藥。簡誤:桃仁性善破血,凡血結、血秘、血燥、瘀血、留血、蓄血、血痛、血瘕等證,用之立通。


    關于黃芪,李時珍說:“耆者,長也。黃耆色黃,為補藥之長,故名。今俗通作黃芪。”

《神農本草經》將黃芪列為上品,“味甘,微溫。主癰疽,久敗瘡,排膿,止痛,大風,癩疾,五痔,鼠瘺。補虛,小兒百病。”


    仲景用黃芪,在《金匱要略》中凡七見,而《傷寒論》113方未用,這是為何?后世醫家多有論述,而以岳美中先生的認知最為中肯。他說:“仲景在《傷寒論》則絕不用黃芪,在《金匱要略》則罕用四逆,是因為黃芪必須多服久服,才能有效,不像附子、干姜,才下咽則其效立顯……可以肯定地說,黃芪對于急性衰弱病,絕無救亡于頃刻像附子那樣捷疾的力量,而對衰弱性病則有它一定的療效。”

可見,《傷寒論》中不用黃芪,并非沒有對應之證,而是黃芪性溫和而力緩,不若附子、干姜那樣剽悍有力,可以挽救生命于頃刻。至此說明,仲景治急癥不用黃芪,而治雜病則用黃芪,意在緩緩收功。


    仲景在《金匱要略》中用黃芪,其義有三,一是補虛理勞:如黃芪建中湯治療“虛勞里急,諸不足”等;二是通陽逐痹:如黃芪桂枝五物湯治療“血痹”等;三是護衛除濕:如防己黃芪湯、防己茯苓湯、黃芪芍藥桂枝苦酒湯、桂枝加黃芪湯及烏頭湯治療“風水”“皮水”“黃”“歷節”等。


    清代鄒澍《本經疏證》在分析仲景用黃芪后說:“殊不知黃芪專通營衛二氣,升而降,降而復升,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升即降之源,降即升之根。凡病營衛不通,上下兩截者,唯此能使不滯于一偏,此即非升非降之謂也。”可見黃芪在補虛功效上,并非單一走向,后世醫家對此多有發揮。

    王清任所著《醫林改錯》載方33首,其中用黃芪者15首,用黃芪命名或以  黃芪為君藥者10首,黃芪最大用量八兩。他說:“元氣既虛,必不能達于血管,血管無氣,必停留而瘀。”故借黃芪大補元氣,以促血活,如補陽還五湯、足衛和榮湯、黃芪桃紅湯、黃芪赤風湯、可保立甦湯等;其中以補陽還五湯為代表,該方重用黃芪四兩,大補脾肺之氣,配以活血之當歸尾、赤芍、地龍、川芎、桃仁、紅花等,被后世醫家推為治療中風后遺癥的第一方。


    張錫純稱黃芪“補氣之功最優”。他說“黃芪為氣分之主藥,能補氣更能升氣。”其功效以補氣升陷為主,用之得當,還可回陽、理郁、醒脾、滋陰等。


    張錫純所創立的升陷湯,就是針對胸中大氣下陷而設,至今仍然是補氣升陷之良方。


    鄧鐵濤黃芪補氣。癱者行之,鄧老認為偏癱、截癱均屬氣虛夾瘀證,他推崇王清任補陽還五湯治之。其體驗為:凡氣虛血瘀之偏癱,用補陽還五湯,都有療效。而他所擬制治療重癥肌無力的強肌腱力飲(黃芪60~120克,黨參、白術、甘草、當歸頭、陳皮、柴胡、升麻、五爪龍、何首烏、枸杞子),就是以黃芪為主藥的經驗效方。其黃芪用量從45克到120克或達240克;治療一例截癱,黃芪用至360克。


    鄧鐵濤認為,使用黃芪的指征應為:舌淡胖有齒印,脈虛大或寸弱。

桂枝溫筋通脈,《別錄》云:“桂通血脈是矣。”《神農本草經讀》:桂,牡桂也。牡,陽也,即今之桂枝,桂皮也。菌根者,即今之肉桂、厚桂也。然生發之機在枝干,故仲景方中所用俱是桂枝即牡桂也。時醫以桂枝發表,禁不用,而所用肉桂,又必刻意求備,皆是為施治不必愈,卸罪巧法。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味辛,溫。主百病,言百病用之得宜,皆有益也。養精神,通達臟腑,益在內也。和顏色,調暢血脈,益在外也。為諸藥先聘通使。辛香四達,引藥以通經絡。久服輕身不老,血脈通利之效。面生光華,媚好常如童子。血和則潤澤也。

寒氣之郁結不舒者,惟辛溫可以散之。桂性溫補陽,而香氣最烈,則不專于補,而又能驅逐陰邪。凡陰氣所結,能與藥相拒,非此不能入也。

氣行則血行,黃芪在方劑中的作用是通過補氣而增加桃仁化瘀的效力,增加桂枝的通陽作用。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